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四海龙女 > 第二十九章 神仙眷侣共眷神双飞
    东风问道:“菁菁,你带我走的不是去松潘仙洞?”

    “怎么不是,我们要从后山进入仙洞中心,那也是野鹤日夜不离的地方,五丁神功心法也就在那里。《+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后山有仙洞通前山?”

    “一条很奇怪的洞,似历朝以来都未经人住过,我发现倒是有灵异在内修练过,其实那种潮湿阴暗也不适于人的修练。”

    荀女道:“妹妹,前后洞相通?”

    东风道:“香姐,不通,但两洞却隔着道墙似的,厚度不大,而且xiāo穴通风,那个野鹤很笨,其实他可以找出大一点的石隙通过,我们去时,根本不用找五丁神功。”

    瑶姬笑道:“不知他在仙洞里有什么古阵没有?”

    菁菁道:“他不会,他认为能堵住洞口就万无一失了。”

    突然间,如同平地一声雷,轰轰大震,地动山摆。

    东风哈哈大笑道:“天雷魔僧在施放九天雷攻阵啦。”

    “阿风,会不会把那片森林打平?”

    东风道:“这就难说了,那要看野鹤的古阵威力如何了,照理说,破阵要明瞭该阵法才行,不明那阵法,凭外力是不可能破的。”

    瑶姬道:“我看那阵,在那片巨松林中似有黑色光华闪动。”

    荀衣香道:“对了,阿姬,你也是古阵高手啊!”

    “香香,你别捧我,我所知不多,就是那阵我就看不出来。”

    荀衣香道:“阿姬,凡是双修谷姐妹都是一条心,我捧你干啥?阿风也是识阵高手,你和他研究一下。”

    东风道:“那黑色光华闪动时有不有向外扩张之势?”

    瑶姬道:“没有,那是佛门心法。”

    东风吓声道:“野鹤不是道门了?”

    菁菁道:“他自称道人,根本就不是道装,穿的是回族装。”

    东风道:“当初你受压力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菁菁道:“就好似天塌下来之势。”

    瑶姬道:“四周没有束搏之力?”

    “没有,否则我的五丁神功就展不出啦!”

    东风向瑶姬郑重道:“不亲身去体会,无法确定?”

    “你想到旁门‘移山坠’邪法?”

    “你说呢?”

    “八成是了!我们取得五丁神功心法再去观察。”

    荀衣香道:“只怕野鹤被阿风的星星环制住时,那阵法已经自解了。”

    “香香,只要阵法不是与设阵法者心灵相通,其阵不能自解,我看野鹤还没有那种神通,那阵留下来会遗患后代。”

    东风道:“这座山洞有多大?绕到后面要几天时间?”

    菁菁道:“这是松潘高原中心地区了,位处邛来山脉东部,范围大得很。”

    瑶姬看看天色近午,笑向东风道:“阿风你饿了吧!”

    东风笑道:“有你们三个陪着,我不饿,但只想休息。”

    荀衣香轻笑道:“休息下来你就不老实啦!”

    “嘻嘻!有工作,我不会问你们要。”

    瑶姬指道:“前面可以休息吃东西了。”她打开包袱,拿出四五种吃的,还有一瓶,送到东风面前笑道:“你已喝过老奶奶的雪莲酒了,这是她老人家叫我带给你的。

    东风乐道:“老人家真有心!”

    在接酒瓶时,他看到另一个包袱里似还有卷东西,立拿道:“这是什么图……”

    瑶姬要抢回去道:“不能看。”

    东风已经打开,只见是一张美女图,噫声道:“这有什么看不得?是你自画像?”

    荀衣香道:“象阿姬?“

    也象你,噫!像很多人,好美啊!”

    瑶姬轻笑道:“你如仔细瞧,总有小部分与我不向,倒象菁菁。”

    菁菁道:“不,她的眼睛小而长,我是大眼。”

    “花瑰!”东风忽见右面有两上秀丽的小字“花瑰”,同时再瞧下方星星绘赠字样,他惊讶道:“是星星亲绘的,花瑰是谁?”

    荀衣香道:“花瑰是图上少女之号,她本名幽玄。”

    菁菁道:“她爱花才号花瑰?”

    瑶姬道:“她不但是一朵花,她爱花,她也会种花,天下奇花异草,给她栽培,凡品也会变仙品,其号‘花瑰’,名副其实。”

    东风道:“为什么不许我瞧图?”

    荀衣香道:“你的有男人气味!”

    “啊!我明白了,这个女子最讨厌男人,连闻到一点男人气味就恶心!”

    瑶姬格格笑道:“不是这样的话,星星早已把她送到你怀里啦!”

    “星星姐和她是要好的朋友?”

    “也是知已。”荀衣香望着他:“你失望了?”

    东风大笑道:“我怀中已经抱满了天下美女,有什么失望的,不过我知道星星一定也请她入双修谷,为的是想请她设计双修谷景致。”

    荀衣香点点头道:“你真是星星姐肚里的蛔虫,可是她不答应。”

    东风道:“星星姐姐要你们送图去,当然不会要我随行了。”

    瑶姬道:“这次确是不能要你去了,这张图是星星姐答应她画的。”

    “我才不服这口气,我如找到她,非要好好整她一顿不可。”

    菁菁笑道:“你要怎么整她?”

    “脱掉她的衣裤。”

    “你有强奸的心理?”荀衣香望着她,心中有点怕怕。

    “胡说,只问她为什么讨厌男人,她会种花,她可明白花也要阴阳调和,她懂不懂风媒和虫媒?万物缺少阴阳,这宇宙还能存在?”

    他的话未完,突然周围起了微风,立即异香扑鼻,同时天色也暗啦。

    瑶姬惊叫道:“花瑰、花瑰……”她叫声未停,忽然不见东风啦。

    荀衣香惊声道:“幽玄姐组,你不能怪他,他说的也是真话。”

    “香香、阿姬、菁菁,我不会害他,我只给点颜色给他瞧瞧,星星的图我也拿去了,你们三个快去夺取‘五丁神功心法’。”

    东风这时昏昏沉沉地躺在一处花丛里,那花丛根本也不是他失踪的地方,当醒来时,一见四周的环境全变了,可是他不惊慌,不见了三女他也不担心,起身后,似在心中有数,张口大叫道:“花瑰,你出来,难道把我迷到这里就算了不起?”

    “东风,你说话用字要干净一点,什么迷不迷。”声音来自空气中,四面没有一个人影。

    东风看也不看的,找也不找,哈哈大笑道:“花瑰,我不是自己走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说个‘迷’字最恰当不过了,你讨厌男人。我也不勉强你会面,问题是我有重要事情去办,你要整我也得使我办完事再说,否则你能对得起星星姐?”

    “东风,你不是要脱我的衣裙?现在来脱呀!”

    东风道:“我说的你若当真,那你就中了我的计啦!”

    “你激我?”

    东风道:“一点不错,不过我也失策,你就是见不得我。”他说完就在花径上散起步来了。”

    忽见在花径深处,他看到一座竹房,形势非常雅致,心想那一定是花瑰一住处,绝对不是幻象,于是就行去。

    一到竹屋前,忽见屋前花圃中有株稀有花树,但没有花,而且叶子已呈枯萎状,不禁叹道:“孤恋花,不明明阳者其亡何怨!”

    突然香风一阵,东风面前霎时多了一个绝色美女,他一见,正是星星所画的人儿。

    “东风,你识得此花?”

    “当然,不过传言早在两千年前就绝种了,想不到你在什么地方还找到一株!”

    “它已快死了。”

    “这就是它的本性害了它。”

    “你说说它的历史?”

    看样,她对那株快死的木花非常珍惜,否则她不会现身。

    东风道:“其本名七色牡丹,然其性情不喜雄性同处,所以它就无法繁衍后代,久而久之越来越少而频繁绝种,时人称它为孤恋花。”

    “你能救活它?”

    东风道:“当然能,而且能使其繁衍后代。”

    “那快救呀!”

    “时间不许可,我只能教导你的方法。”

    “那你教我呀!”

    “有条件!”

    “什么条件?” “你吻我。”

    “不行,现在我和你见面已经过分了。”

    东风哈哈大笑道:“和我见面又不是我的要求,不吻我,证明你无爱心,眼看到一株天下奇花要绝种,居然连一吻拯亡都不愿,那我又何必救花?”

    “你一定能救它?”

    “君子岂有戏言。”

    美人儿想了又想,最后走近东风送上吻。

    “你现在教呀!”

    美人脸似桃花,她似还在心跳。

    东风正色道:“你花园中一定有白牡丹?孤恋花与白牡丹本为同源。”

    “有!而且是最好的品种。”

    “我走后,你移株白牡丹在孤恋花旁边,你的植花术毫无疑问移过白牡日就会活,不必等时间,你先选一枝孤恋花,再选靠孤恋花的一枝白牡丹,然后把两枝能结合之处削去少许皮,将削皮处结合,绑上绵条或细草绳,外面包以湿泥土。”

    “就这样?”

    “当然包泥土使其湿顺不干即可。”

    “还有呢?”

    “本来孤恋花得到白牡丹雄性滋养,吸收了阳性,明年开春时它就会生机勃勃,必有花开,但时间太长,也许你不相信我,现在我在孤恋花树上略施小术,叫它立即出现生气。”他拿出补天神石在花树上磨擦一会儿。

    奇事出现了,只见孤恋花那将枯萎的叶子竟然发动震动,垂下之势也起来了,枯萎之状转绿了。

    美女一见,嫣然一笑啦,扑上前又送一个吻,格格笑道:“你说能结后代又怎么说?”

    东风道:“明年春初,你剪下结合的两枝,插入泥中,这就是后代,同时孤恋花叶部所发的新芽也可移植,这样就生生不息了。”

    “叫我姐姐。“

    “又怎么样了?”

    “叫我才许你进入我的竹屋。”

    “有门了!”东风双手一伸,抱住她往竹屋跑去,同时轻声道:“你有多少岁了?”

    “和星星同年。”

    “那真是我姐姐了,可是你要给我一样见面礼!”

    “咭!什么呀?”

    “进屋再说。”

    “哎呀!睡房在左边呀!”

    妙,她竟知道东风要抱她去做什么了。

    到了房中,东风抱她坐在床边吻,吻了很久,直到她忽然反过来吻他,而且吻得更热、更强烈时,东风的手才探入她的双乳、她的阴部。

    “啊……”东风想叫她的名字,但一顿:“玄姐!”

    “咭咭!”

    “你为何讨厌男人?”

    “这时没有了呀!”她被东风摸得心荡意乱了,呼吸急促。

    “不,我要知道原因。”

    “格格!那是小时候一种印象在心中,始终不能消失,现在不会了。”

    “小时候你看到人家做爱,结果出了事。”

    “你怎么一猜就中?”

    东风道:“我想我现在问什么你都会了解的,那是不是男的把对方女子采补死亡?”

    “不是.现在想来,那是一对不懂武功的男女。”

    “说说呀!”

    “我从小喜欢花,十二岁时,我奉师命到山中找一种黑色花朵的牵牛种子。”

    东风道:“恰好在山中看到一对男女做爱?”

    “是的!他们脱光衣服,开始在石上调情,双方都十分激情,后来男的把女的放在草上躺着。”

    东风道:“男的爬上去,把那东西往女的yīn户插进去?”

    “不,是女的自己握着放进去的。”

    “那证明双方互爱很深了,做爱也不止一次了。”

    “可是男的在一阵狂风暴雨之后,他突然跳起来,抓着衣服就逃。”

    “他发现女的死了?”

    “你好似亲自看到一般?”

    东风道:“想得到,玄姐,那是意外。”

    “什么意外?”

    东风道:“女的有暗疾,当她快感到达高潮时,其暗疾就发作了,这种病东方人称之为‘心痛’,西方人称之为‘心脏病’。”

    “星星对我也是这样解释过,可是我就是难去掉那种阴影。”

    “现在为什么没有?”

    “咭咭!这时候我想吞掉你……”

    东风替她脱了衣裙,饱餐秀色之后,自己再脱,轻声道:“你用的是什么香呀?”

    “我不用香料。”

    东风道:“那为何全身都是幽香?”

    “我自五岁起就是这样了,十六岁时香气更浓。”

    “啊!那真是天生尤物。”他轻轻吸她双乳。

    幽玄被吮得全身舒畅无比,吃吃笑道:“我看到那男的也是这样,我却没有想到这样美妙………”

    东风道:“之後呢?”

    幽玄道:“他吮了不一会就往女的身上爬啦。”

    东风道:“他还有些不懂。”

    “那怎麽样?”

    东风将她双腿分开,俯身下去,伸出舌头舔她xiāo穴,冉把内功加上去。

    “哦……哦……哟哟哟……”幽玄被舔得爽透啦,全身扭动了,双手似无处可放。

    东风趁机把肉柱轻插进,但他不爬下,面对幽玄:“难不难过?……”

    “哦……哦……好满……好痒……”她一点也不难过哩。

    “玄姐,现在不讨厌男人了?”

    “咭咭……除了你,我还是讨厌。”

    忽然,东风发现她xiāo穴里殷红一片,不由忖道:“她的处女膜破了,难道她没有练过武?”急问道:“玄姐,你没有武功?”

    “有呀。”

    “你没有练过激烈的武功?”

    “对,你怎么知道?我练的与一般武林功夫不同,全是至柔至快的剑术,还有一种江湖上无人知道的,但星星知道,那就是「花神功」,我把你捉来就是以花神功捉来的。”

    东风轻笑道:“你捉我来做爱?”

    “坏蛋,当初我想整你啊!”

    “嘻嘻!现在你也是整我啊。”

    “格格……”

    东风把她抱起坐着玩,笑道:“你看看你下面。”

    “哎呀!我一点感觉也没有,这叫流丹是不是?”

    “我经过的女子,只有你一个人有。”

    “啊!她们都是练武功练破的。”她坐着玩的姿势更美妙。

    快感一阵阵增加,幽玄的动作由开始加速,只听她嗯嗯道:“阿风,你怕不怕我施出一种功夫?”

    “什么功夫?”

    幽玄轻声道:“名为「花吸露」,我控制不住了。”

    “快施、快施,我有功夫抵抗。”

    幽玄yīn道突然一收,硬把东风的肉柱吞进,一吞到底,同时他觉出guī头如被婴儿吸奶一般,形同一口口吞吮,使他爽到心坎里啦,不由他不哼出声来,如是猛把guī头放大,全力抽插。

    “哟哟哟……哦……好爽……”幽玄张口大叫,哼个不停了。

    “阿风……”幽玄经过很长的高潮之後,双方竟达三次大泄,使得东风心满意足之下,她轻声叫:“我这一生,有这一次就够了。”

    “玄姐,我要给你记不清的次数。”

    “你要我入双修谷?”

    “我要你,星星要你,所有姐妹都要你。”

    “唉……”她长叹一声:“星里说我逃不过你……此话当真了。”

    “能不能把这座花园移到双修谷去?”

    “慢慢来!人要天长地久,花也要。”

    东风觉出他那从不软下的肉柱,这时竟软绵绵的了,心头的火气也全消啦,神气清爽,慢慢抽出来笑道:“我们穿衣服。”

    “咭咭!你是满面红光啊!”

    东风吻她道:“全是你给的。”

    “阿风,我陪你去松潘仙洞?”

    东风冉吻她:“求之不得。”

    “咭咭!我怕她们笑。”

    “不会的,绝大多数她们都是过来人,你肯去双修谷,她们可乐死了。”

    “哎呀!这样怎么穿衣……格格……”

    两人发现下面一榻糊涂,不禁同声失笑。

    幽玄道:“我们快到花池去洗,你也要换衣啦。”

    出浴後,东风想到野鹤道人,问幽玄:“你见过野鹤道人嘛?”

    “那只鸡很讨厌。”

    “鸡?”

    幽玄轻笑道:“我不喜欢普通鸡,到处排泄,我也不爱吃鸡肉,不过我又喜欢养鸟,而且什么鸟我都爱,我把大形鸟称作鸡。”

    “我未见到你花园有鸟啊!”

    “格格,那是我的规定,除了早晚许可他们入花园,其他的时间不许。”

    “鸟会听你的令使?”

    “咭咭!我有法子,任何鸟都不敢反抗。”

    东风道:“鹫鸟呢?”

    幽玄道:“那就是我说的那只鸡,野鹤本来是只千年鹫,它现在能变化法身,不是真正的人体。”

    “你为何不除掉它,它几乎害死了你妹子菁菁。”

    幽玄道:“自它得到「五力大法」中「移山坠」阵法之後,我也无力制住它了,不过它还是不敢侵犯我。”

    “现在我们就动身?”

    幽玄看看外面轻笑道:“我们真正玩糊涂啦,推算一下我们竟玩了五个时辰,咭咭……”

    东风又搂住她笑道:“时间在我的记忆里只算是第二长,能使我连续第三次shè精的只有你,你的「花吸露」功力太妙,妙不可言。”

    “格格,这是我第一次作试验,尚不能操之如意,第二次……咭咭……”

    “我们现在再来好不好?”

    “你不想走了?”

    东风叹声道:“真是身不由己,我担心荀衣香、瑶姬和菁菁,不知她们的进展如何了?”

    幽玄笑道:“她们遇不上野鹤的,你放心好了。”

    “怎么说?”

    “我已有了消息。”

    “吓!是在花池洗澡时,有只小鹦哥飞到你肩上喳喳乱叫的结果?”

    “是的,我有八只鹦哥,十二只金丝雀打听消息,方圆百里内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

    “你不但会鸟语,而且那些鸟也能分析事情?”

    “你不懂鸟语就认为鸟不懂事?”

    “这太玄了,小鹦哥怎麽说?”

    “老奶奶杀了天雷魔僧,荀衣香她们取到五丁神功,野鹤逃往大金川去了。”

    “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可以暂在此地过几天了。”

    “咭咭!你父要想来了?不行啦!”

    “为什么不行,我们明天走。”

    “你知道我们马上要赴三圣岭嘛?”

    “三圣岭,我怎麽不知这个名字?”

    “江湖人不知道的神秘地方太多啦。”

    东风道:“三圣岭在什么地方?”

    “位于西川,康东、青南三界之处,属巴颜喀喇山脉极东端。”

    东风道:“你一定还有什麽消息瞒着我,而且是很严重的。”

    幽玄道:“你不用急,我们此去当然有非常重要的任务,但很艰巨而无危险。”

    东风道:“你不能把我蒙在鼓里呀!”

    幽玄道:“这其中含有天机,说穿了可能在你身上坏了大事,然而又非你不能达成任务,不过我可以提示你一点。”

    “说呀!”

    幽玄道:“双修谷人才济济,不怕外力,内部开山劈洞有五丁神功和菁菁,建筑的人才更多,设计灵泉有四海龙女,所缺的是要把全谷造成花海……”

    东风接口道:“现在我有了你呀!”

    幽玄轻笑道:“你别满意,我虽被你捉住了,但花海需要气候,双修谷有五个月夏季,五个月冬季,一个月秋季,真正的春季也只一个月,如何使双修谷四季如春,有阳光而不热燥,冬季来了无寒风大雪,那就需要一个有回天之术的奇人了。”

    “三圣岭上有这样一位奇人?”

    “星星的推算不能说百分之百正确,但这世上会算的没有几个能出其右了。”

    “那奇人能凭人为法力把双修谷气候改变?”

    “三圣岭上有座云海,那云海据星星推算是人为的,云海下有座谷就叫云海谷,星星推算里面有人,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有几个也不清楚。”

    “她去过云海谷?”

    “这她没在小鹦哥面前提过。”

    “我们走了,这座花园怎么办?”

    幽玄笑道:“我又不是没有离开过,这你放心,外人来了,他们看到的只是杂草灌木,连竹屋也消失了。”

    “哎呀!云海可以遮阳光,对呀,夏季来了不怕曝晒,不过冬季来了?……”他想不到其中奥妙。

    幽玄轻笑道:“这奇人还有法子使谷内温暖如春之能。”

    “哇!冬季无寒风大雪。”

    “咭咭!我希望那奇人是位美丽的少女。”

    “你好坏,要把我作美男计!”

    “格格……”幽玄笑得真美,她抱住东风的腰:“阿风,美男计也不是什么糗事呀!比方我,恨男人恨到骨子里了,结果呢?咭咭,一头栽到你怀里啦。人要有缘,没有缘,你长得再英俊也没有用。”

    东风笑道:“我想得到,这一次的任务绝对还有文章,也许这文章连她也不明白。”

    幽文道:“江湖事,本来就是变化多端,这时当然难料,不过如有什么变数,星星一定会派姐妹中高手支援。”

    离开花谷不到三十里远,东风忽见幽玄望著一处石崖似呆又笑,他注意一下,发现那石上长了一大片奇花,似芙蓉,但又是草本,如芍药却花朵略小,总之那是稀有的奇花,问道:“阿玄,那是什么花?”

    幽玄道:“这种花只有须弥山崎岩怪石之间才有,想不到这种地方也有,过去我讨厌它,现在却想起来好笑。”

    “莫非与你的性情转变有关?”

    “你说的完全对,那花名为「痴情莲」,离开雄的就不开花,久之会枯死,某些地方如同孤恋花,过去我认为它是贱花,我的花园不栽它。”

    东风哈哈笑道:“现在你想开了,可以将其种於双修谷了。”

    “格格……”

    “我去采几株幼苗如何?”

    “这时不要,开春前我会来。”

    “何以分出雌雄?”

    幽玄道:“雄株不开花,叶子特别大,树株也高,一处花圃中种上一株雄的就可。”

    一连在高峰奇谷中奔了三天,但每到夜晚,东风还是抱着幽玄要,不过只玩一玩适可而停。

    这日一早,幽玄如依人小鸟一般偎在东风怀里轻声道:“昨夜你不尽兴吧?”

    东风吻她道:“有你的吸,我就满足了,阿玄,前面好似有片无尽森林?”

    “我们过了森林就快到云海谷啦!”

    “啊,那远方高高黑黑的就是三圣岭?”

    “对,大概还要不少时间,不过照这几天脚程,黄昏前就可以登上三圣岭。”

    到达三圣岭上时,忽听有人在侧面娇声叫道:“幽玄、幽玄,好久不见你了!”

    幽玄注目一看,也惊喜道:“云娘是你!”她立即奔出拉住。

    “幽玄,你嫁人了?”

    “格格,稀奇吧?”

    “我真不相信。”

    “云娘,连我自己也不信,但又是真真实实的,不过不是俗人那种嫁,只算是终身有了男人。你是我唯一好姐妹,我分一份给你好不好?”

    “分一份给我?这又奇了,那有把自己心爱的男人分给别人的?”

    “格格,这就是我们这种奇女子才有啊,你怎么有世俗之见呢?”

    “咭咭,他肯嘛?”

    “先别说穿,我们设一条计如何?”

    “怎么设计法,我还没有看清他啊!”

    “我看中的你一定喜欢,除了他的表面,他还有使女孩子死心敬爱的内在美。”她在她耳边嘀咕一阵笑道:“你要胆大一点啊!”

    云娘轻笑道:“那样不太浪了吧?我做不出放浪形态啊!”

    “不要放浪,只要见机行事就行。”她说完走近东风道:“那是我六年前的知已好友,你等会看看,她是不是有点像我?”她叫云娘过去。

    东风看到云娘行近,一眼看去,他愣了,真以为是幽玄变出采的,但头发却梳成麻姑髻,立即笑道:“云娘,你好……”

    云娘一见东风,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不动啦,良久惊叫道:“好啊,你是小太阳!”

    东风一愣,愕然道:“你见过我?”

    “咭咭,小太阳,你记不记得,有一天晚上,在咸阳城一条大街上,有个披头散发,穿着破烂,又满脸脏兮兮的女孩了?”

    东风突然大笑:“哈哈,你就是那个女花子!”他猛地将她抱住。

    幽玄吓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东风道:“她偷馆子里的烤鸡,被店冢拉住要揍,是我出面解了她的危啊!”

    云娘笑道:“??玄,在我和你分手第三年,我遭到一个名叫「疯子魔」的攻击,我不知中了他什压邪门,使我武功道行在一个月中十去其九,後来我流落在咸阳城,身无分文,在穷途末路时只右当扒手过日子,这你明白了?”

    幽玄叹声道:“你为何不来找我?”

    “不,我要去关外,小太阳给我银子,我还是咬牙动身了。”

    东风笑道:“你那时为什麽不告诉我苦衷,又化装那个样子?”

    云娘道:“我不化装,这时也不知在哪座城中当烟花了,还能洁身到现在?”

    幽玄道:“过去的不谈了,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你们跟我来,我还有很多话要说。”

    “噫,你住在云海谷?”

    “别大声,这座谷有九十几里方圆,里面住了不少奇人异士,甚至有灵异藏身其中。”

    到了一座洞中,云娘道:“进入我的禁制了,现在说话不要紧啦。”

    “云娘,看样子你要离开这里?”

    “对,你们不来,我会马上离开,现在你们来了,我要过一天再走。”

    东风道:“为什么?”

    云娘道:“有很多人加灵异都想向我下手。”

    “为什麽?”

    “为了我三十六颗「和煦神珠」,我本来今夜要离开奔咸阳。”

    东风噫声道:“要去咸阳?”

    “告诉你,我去咸阳就是去找你。”

    幽玄娇笑道:“现在不用去了,人就在你面前,我们的计划也不用施啦!”

    “你们的计划?”

    幽玄道:“我要把你分一份给她,她怕你见拒,那只有用计划行事了。”

    云娘道:“我远远看出就是小太阳了,但我不相信这样巧,同时又听幽玄说你已是她的人,我就存心来试试你,那知真的是你。”

    东风道:“你到咸阳去找我不是要嫁我?”

    “我只要到咸阳报答你,现在看你要不要我了?”

    东风又抱住她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个什麽样的人了?”

    “我愿意和幽玄共有你呀!”

    幽玄笑道:“你一直在谷中没有出过远门?”

    云娘道:“没有。”

    “你知不知道双修道书出世之事?”

    “不知道。”

    幽玄道:“现在这部仙笈就是我们的了。”

    “同参仙册,共修长生。”

    “对,我们已经有很多姐妹加入了,同参之地在次修谷,现在全谷一切设备都已其全!”

    “啊呀,幽玄,你的植花术也已布置在双修谷了?”

    东风道:“就只有这一点解决不了,双修谷有十个月冬夏,百花无法生存。”

    云娘闻言,眼睛连转,忽又格格娇笑不停,一顿问道:“你们前来云海谷为了什么?”

    幽玄道:“找一个不知名的人物。”

    “找那个能使大地四季如春的人物?”

    东风道:“你一定清楚这个人?”

    “非常清楚。”

    幽玄道:“快告诉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什麽玄功?”

    “现在不能说,过了今夜,明天我带你们去找。”

    云娘做出饭菜吃过後笑向幽玄道:“此洞有前后,你和阿风去後洞休息吧,我还要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动身。”

    幽玄向东风递个眼色,意思是要他快下手。

    东风轻轻一矢,顺势把云娘搂住道:“明天早上收拾也不迟呀!”他的手己摸下去了。

    “幽玄,他……”

    “格格,云娘,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她已替她脱衣啦。

    “幽玄,你怎麽变得这样坏?”她的阴部已被东风握住揉搓不停,心在急跳啦,上衣也解了,她只是说说,毫不抗拒。

    一会儿,两个赤裸裸的美女,抱著一个赤条条的男子在云床上情话绵绵。

    幽玄是过来人,她虽心跳,但能忍受,可是云娘就不然了,她的心跳猛烈,尤其东风的手在她下面挑逗不停,不时又吮吸rǔ头,她已昏昏沉沉似的,喘气不已。

    “阿风!”幽玄轻声道:“云娘忍不住了,你快上呀!”

    东风轻轻爬上云娘玉体,不要他动手,幽玄帮着把肉柱顶端扶放在云娘xiāo穴口,用手轻轻往里推,双方的引水一接,顺势滑了进去。

    “嗯……哦……”云娘一阵快感,她全身抖动了。

    东风吻住她,下面轻插慢抽,笑道:“好不好……”

    “嗯……”云娘嗯一声,猛地把他搂紧。

    幽玄在旁笑道:“你感觉胀不胀?”?

    “咭,好满,不是胀。”

    东风笑道:“麻不麻?”

    云娘吃吃道:“好奇的痒,哟……哟……哦……哦……”她扭动啦。

    幽玄笑道:“别太猛啊,那样高潮就快到啦!”

    “我忍不住啊……”

    东风见她气喘吁吁,笑道:“你休息一下,冷一会再来。”他把肉柱拔出,搂住幽玄一挺而入,笑道:“你作榜样给她看。”

    幽玄被挺得一身痒酥,格格笑道:“这种事不要教,她一看就明白。”

    云娘喘声道:“这比练功还费劲,但这样很乐。”

    东风道:“你还没有尝到真正更乐的。”

    云娘看到东风和幽玄做出各种姿势,最後看到二人搂住坐著,不禁叫道:“这样我也要。”

    幽玄扭动道:“看看我怎样扭啊!”她抽出肉柱,扶云娘坐上,笑道:“现在你可发出「云吞雾锁」,你忘啦!”

    云娘啊声道:“那是吐纳法啊!”

    幽玄道:“用在做爱最好不过,否则你摩擦不到三百下就会泄。”

    东风惊奇道:“她也有一套?”

    幽玄道:“她当然有,不过她不知道用在做爱上。”

    云娘已经发动,东风立感吮力很大,但却妙不可言,他也发动神功,外加激情素。

    一阵快感直透云娘全身,她忍不住张口大哼。

    东风不让她泄,又拔出来,再把肉柱插进幽玄yīn道,三个就这样轮流换著,真是乐不可言!

    直到天亮,东风还是把二女摆平了,然而又是一次十分满足,精神更旺啦。

    “阿风,今天不走好不好?”这是幽玄醒来了。

    东风道:“那要问云娘呀!”

    云娘翻起身来道:“不行,今天非走不可。”她急急拉起幽玄道:“快穿衣,这里不能住下了。”

    幽玄道:“我们还有任务啊!”

    “一切包在我身上。”云娘立即收拾东西,又从後洞内拿出一个小包袱,催道:“饭也不吃了,太阳一出,这里就有事了。”

    急急忙忙,三人在东方只有鱼肚白色之前离开洞府,当然除了必要轻软的东西带走之外,其他全不要了,收回禁制,随着云娘急奔。

    “阿云,我们向哪里去?”东风一直未放下任务似的。

    “往双修谷呀!”

    “哎呀!”幽玄大急道:“你疯了,我们来云海谷作什么的?”

    “你们不是来找我的?”

    东风豁然,突然将她搂住道:“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咭咭,爱都做过了,何止找到。”

    幽玄也上去抱着道:“你真坏!”

    云娘格格笑道:“你们迟来半个时辰,我就起程北上去咸阳了。”

    东风吻她道:“那你就享受不到昨夜的疯狂快乐啦!”

    云娘握住他的肉柱道:“今天夜晚住客栈,我要把三十六颗「和煦神珠」给你们看,那就是能把一谷的气候控制四季如春的力量。”

    “阿云,不要看!”幽玄道:“阿云,今後我把双修谷变成花海,你就是花海的保护者。”

    “格格,未入双修谷之前,我还要……”她又吻住东风。

    “咭咭,你昨夜还不够?”

    云娘轻声道:“第以次运用云吞雾锁法还不自然呀,今夜我要打败阿风。”

    “不用逞强了,阿风只要射出激情素,只怕全谷的姐妹都会一次全投降!”忽见侧面出来三个仙子……“哎呀!”东风惊叫一声,扑出就把其中一个抱住道:“星星姐!”又吻又叫,他如同疯子般。

    “阿风,你不能偏心……”

    “嘻嘻,大师姐和二师姐我都那个了,她们不会误会我。”原来另外两个是迷岛仙妓西月影和夏南风,只见她们奔向幽玄和云娘。

    “阿风!”星星轻声道:“我要接待最后两个妹妹,快放手。”

    “我要!”

    “什么话,回谷去一定给你了,不会再拒绝你啦!”

    五女见面,星星向云娘和幽玄道:“两位妹妹,恭喜了,也欢迎你们!”

    幽玄笑道:“其他姐妹呢?”

    夏南风笑道:“都在双修谷等看她们的小太阳。”

    云娘格格笑道:“何时开始参修?”

    星星道:“一切妥当後,总坛现在完成了,不过还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让阿……”

    五女同声娇笑……

    “嗨,你们呀!今晚上我要你们五个都好看啊……”

    (全书完)( 四海龙女 http://www.haxwx777.com/3_3005/ 移动版阅读m.haxwx777.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