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晴天霹雳

    “舅妈!”

    沈清幽轻轻的唤了一声电话那头,左手轻轻的揉着太阳穴,视线,不经意的过床头柜上摆上的小镜子上,镜子里那个面色惨白,双眼无神的女人还是自己吗?

    “哟,我还以为你攀上高枝,就忘记有我这个舅妈了!”

    “舅妈,你说什么了啊?”

    难道是自己还没有睡醒吗?为什么舅妈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明白呢?

    “幽幽,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乖乖,你这个丫头,真是了不起,都结了婚的人了,竟然还能勾搭上那一个高富帅!”

    电话那头,王美丽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但是,沈清幽却是越听越迷糊,“舅妈,有什么事情吗?”

    沈清幽礼貌的打断了王美丽,这位多年都没有给她打过电话的舅妈,怎么想起来给她打电话了?

    “幽幽啊,想当年你上小学的时候,舅妈可是没有亏待过你吧,你在这边吃,这边喝,舅妈可没问过你要一分钱吧,直到你初中毕业,九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吧!”

    眉头皱了皱,王美丽这时候和自己翻这些旧账干什么?想当初,为了读书方便,她寄宿到舅舅家,为这事,舅舅没有少受她的夹板气,自己,也没少被她使唤,洗衣,做饭,还要伺候她的心肝宝贝,她的儿子,沈清幽的表弟,那个小霸王,当时,沈清幽没少流泪,每天,都在等那个小霸王睡了觉,自己才可以做作业,经常是午夜时分才睡觉,早上清晨就要起床给他们做早饭,如果这种日子就叫没有亏待,那沈清幽真不知道,在她舅妈眼里,怎么样的生活才叫亏待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舅妈,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沈清幽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突然感到一种很不祥的感觉,胸口,好像被莫名的刺痛了一下……

    “幽幽啊,你表弟吧,都二十了,可是在家一事无成,整天和那些小痞子混在一起,我真担心他走上歪路啊!”

    走上歪路?那还不是拜你所赐!沈清幽在心中暗暗说道,从小,对孩子的教育问题,她就一直是偏激的,要头把头,这种骄纵,能成才才怪!

    “这不,你那位不是红三代嘛,我就想着,能不能找个路子,让他去参军,到部队磨练磨练几年,说不定就变好了了!”

    红三代?是谁啊?

    沈清幽在脑海之中搜索起来,她草根一枚,不记得自己的朋友圈子中有这样的人物啊!

    沈清幽的沉默让王美丽加大了嗓门:“幽幽,你有在听我说吗?”

    “在,可是,舅妈,这件事情我真的帮不上!”

    “啊?”

    电话那头,王美丽似乎没听清,“你说什么?”

    “舅妈,我说,这件事情我爱莫能助!”

    沈清幽加大了声音重复了一遍,部队?对她这个草根而言好遥远!

    “你个死老头子,我就说吧,这丫头是个忘恩负义的主,你看吧,她现在攀上高枝了,不理我们这穷亲戚了,让她帮这么一点小忙,她都不愿意……”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王美丽的怒骂声,也不知道,这话,是骂给舅舅听的,还是骂给沈清幽听的,沈清幽举着电话,挂也不是,不挂也不是,只好听着王美丽在电话中如同机关枪一般,啪嗒啪嗒的骂个不停。

    就在沈清幽不耐烦的想要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出来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幽幽!”

    “舅舅!”

    沈清幽激动的叫了一声,因为从小怨恨着舅妈,自己已经多年不和他们家联系,今日听来,舅舅的声音已经不复往日的硬朗,隐约之间,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幽幽,那件事情,你就当帮帮舅舅吧,舅舅真的不想下次见到海子的时候,是在监狱里!”

    海子,也就是沈清幽的表弟,秦国华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他已经好多次去警察局保释那个小子了,在这样下去,还指不定哪一日就变成去监狱探监了。

    “幽幽,舅舅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你那个朋友那么厉害,肯定会有办法的!”

    “可是……”

    沈清幽真的不明白他们嘴里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又该怎么帮呢?

    “幽幽,你的事情报纸上都写了,你还想瞒着我们吗?”

    报纸?

    沈清幽环顾四周,这个小旅馆,又怎么会提供每日报纸呢?报纸上到底写的什么?沈清幽疑惑着穿起来了拖鞋,走出了门外,走到走廊的尽头,冲柜台后面的老板娘说道:“老板娘,可以借今天的报纸给我看一下吗?”

    “在桌上,你自己拿!”

    正在忙着关注着股票行情的老板娘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沈清幽摊开报纸,醒目的标题骤然出现在她的眼帘,在附上那张清晰的照片,她的脸,陡然惨白一片,握着电话的手在不停的颤抖,“舅舅,我先挂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没等电话那头回话,沈清幽便匆匆的挂掉了电话,随后赶紧拨通了李浩然的电话,可是,他的电话却一直在通话中,来不及多思考,她快速的冲进了房间,柜台后的老板娘疑惑的抬起头,瞄了瞄沈清幽飞奔的背影,而后,视线落在了报纸上那张清晰的照片上……

    “嗡……嗡”

    沈清幽的电话再次震动而来起来,“舅舅,我不是说了吗,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清幽,是我!”

    电话那头,响起了李浩然焦虑的声音,沈清幽的心,突然沉了下去,隐约之间,似乎知道了那不祥的预感是什么!

    “清幽,快要医院吧,伯父的病出现反复了!”

    轰……

    心中响起了一声巨响,沈清幽来不及洗漱梳妆,披散着头发,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冲出了旅店……

    第四十二章 记者围堵

    就在沈清幽冲出门口之际,突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来了一个急刹车,愕然停在了她的面前,车门被迅速的打开,摄像机,镁光灯,等等,一个记者模样的女人举着话筒就冲到了她的面前:“沈清幽小姐,你好,我是娱乐先锋的记者,可以耽误你几分钟吗?”

    沈清幽还未来得及开口,又是几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各路人马纷涌而上,话题直指今日晨报上的男女主人翁。

    “沈小姐,有人说那男人是擎大少,是不是他呢?”

    “沈小姐,你如何看待当今社会的出轨问题呢?”

    “沈小姐,你觉得你这样会受到社会额道德批判吗?”

    “沈小姐……”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被他们紧紧包围的沈清幽只感到头在一阵一阵剧烈的眩晕,包里的手机在响个不停。

    “沈小姐,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呢?难道是他打过来的吗?”

    步步后退,他们步步紧逼,怒火,在沈清幽的眸中焚烧,此刻,父亲正在抢救室里生死垂危,而自己被却这些死缠烂打的记者围堵在这里,他们的嘴脸在她的面前幻化成一个一个要将她吞噬的魔鬼,那一个个话筒,仿佛就是一颗颗獠牙,非要将她生吞活剥不可!

    退,已经无路可退,沈清幽抬起右臂,双腿微微叉开,腰一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冲在最前面的气势咄咄逼人的女人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安静了……

    沉默了……

    呆了……

    傻了……

    除了地上女人发出的哀嚎声之外,耳根顿时清净了很多,直到沈清幽坐上了出租车,众人才回过神来,继续奋勇上前,拦住了出租车,扒车门的扒车门,捶镜子的捶镜子,真是好不壮观……

    “小姐,这,这……”

    通过后视镜,司机看见了一个面色惨白,脸上挂满泪痕的女子,心一狠,猛踩了一跤油门,车子绝尘而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小姐,他们已经被我甩了!”

    中年憨厚司机将一盒面纸递给了沈清幽:“小姐,你可千万别流泪,他们这些三流报社的记者都是很没职业操守,为了杂志销量,是无孔不入,你刚才那招过肩摔正是解气!”

    后座上,沈清幽露出了一个牵强的笑意,“大哥,今天真是谢谢你!”

    “谢什么,这些三流记者,经常没事找事,我们看着就头痛!”

    “大哥,你能再快点吗?我有急事!”

    “好叻,你坐稳了!”

    中年司机一脚车门,车子灵活在穿梭在车水马龙之间,望着窗外忽闪而逝的风景,贴在车门上的沈清幽泪水早已经滂沱一片……

    偶尔的一次放纵,换来的竟是血的代价,怨谁?自己,袁牧放亦或是擎苍?

    如果父亲真的因为此时而生命垂危,那她这一辈子的歉疚,又该谁来救赎?

    这个城市的朝阳竟然是如此的红,红的近近乎悲壮……

    ……

    手术室的门口,沈清幽见到袁牧放,昨夜还在警察局声嘶力竭的男人,此刻却是一片谦和,脸上笼罩着浓浓的担忧,不断着轻拍沈母的后背,细声安慰着她的伤悲。

    “妈!”

    “啪!”

    沈清幽只是叫了一声沈母,其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记响亮的嘴巴已经甩到了她苍白的脸颊,走廊尽头,值班护士远远的看着,脸上复杂的闪过一丝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制止!

    “妈!”

    脸颊处传来一阵阵滚烫的灼热感,忍者痛楚,她轻声唤了一声沈母。

    “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那个慈祥的妇人此刻的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到达了极限,明明并且已经得到了抑制,明明很快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可是,这所有的一切,一切美好,都毁在一张报纸上,毁在她最疼爱的女儿手上。

    “你昨天住在哪里的?”

    刀割一般凌厉的眼神射在沈清幽的脸上,沈穆的眸中不复往日的慈爱。

    “我……”

    “幽幽,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牧放对你这么好,你这么对他,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毕竟是自己亲身的女儿,一番怒骂之后,沈母恢复了冷静,睁着一双哭红的双眸凄楚的看着沈清幽,里面,盈着的是深深的失望。

    “妈,我不怪她!”

    袁牧放低沉的声音定定的响起,可是,那里面,又有多少是他真实的想法呢?

    沈清幽沉默不语的坐在一边,双目死死的盯着手术室门口的那盏红灯,心中的内疚,如同翻江倒海,淹的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袁牧放坐在沈母的旁边,此刻极力扮演着一个慈儿的角色,沈清幽心中一阵冷笑,袁牧放,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装吗?

    难道,你非要我受万人所指吗?

    难道,你非要置我于死地吗?

    ……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短短的几个小时,对沈清幽而言,却似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在她殷殷期盼的眼神中,手术室的灯,灭了……

    ------题外话------

    各位走过的,路过的,千万不要错过哦!凤凰涅槃之后便是重生,下面的故事会越来越精彩的,点击你们手中的鼠标,收藏吧!

    第四十三章

    “李大夫,老头子他怎么样!”

    冲在最前面的沈清幽被沈目冷漠的推到了一边,这下意识的动作,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难道,她的父亲,已经不想再见到她了吗?难道血缘关系就此要割断吗?

    身着一身蓝色手术服的李浩然淡淡的扫过站在角落里呆若木**一般的沈清幽,一股深深的歉疚用上心头,而后,对着沈母无限惋惜的说道:“伯母,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轰”

    天空闪过一声惊雷。

    “轰”

    心中闪过一声巨响。

    整个世界如同塌了一角,沉沉的压在沈清幽的心头,仿佛溺水之人,呼吸,即使费力的张大着嘴巴,却仍旧觉得呼吸万分的困难,手术室钱的沈母还没来记得失声痛哭,变已经软软的瘫痪在袁牧放的怀里,颜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漆黑的瞳仁在眼眶中不停的往上翻,李浩然大叫一声:“赶紧送抢救室!”

    沈母有多年的心脏病,受不了任何的刺激,而今,沈父的突然离去,对她而言,比晴天霹雳还要恐怖,她,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小妇人,视丈夫为自己的天,自从嫁给沈父之后,她就没有在出去工作过,在家做一个贤妻良母,在她的眼里,只有家人,外面的世界,对她而言,早已经充满了陌生感,在沈父生病的这段时间,她是如此恐惧着,她害怕面对那匆匆从她身边走过的陌生人,她害怕独自一人面对那日新月异的社会,可是,越是担心,什么越是来的如此之快!

    手术室的灯再次亮起,沈清幽的心苍凉一片,她战栗的身体如同秋天的黄叶,轻轻一阵细风,如同将她的生命陨灭,失焦的双目茫然的望着手术室的等,心如死灰……

    父亲,真的已经不在了吗?会不会只是李浩然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此刻,你正健健康康的坐在病床上!

    父亲,你在骗我是不是?我相信你真的离开了,因为在我的周围,到处都飘散着你那独特的气息?

    爸爸,你真的离开我了吗?你生女儿的气,可是也不用如此的方式来教训我,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唯独,你不可以离开我我!

    爸爸,我最爱的爸爸,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你,我们这个家庭,还会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吗?幸福缺了一角,那就已经不是幸福了!

    爸爸,爸爸,爸爸,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沈清幽的心中如同烈火焚烧一般,如果,当初不是她执拗的选择了袁牧放,会换来今日的下场吗?

    如果,当初,他能听父母的话,嫁给一个本地男人,还会这般自己被伤害的遍体鳞伤之后,还要付出血的代价吗?

    如果……

    可惜,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如果,父亲,就这样走了,带着对生的渴盼,带着对她的失望,永远的离开了她,而她呢?父亲的离世如同一个噩梦,将纠缠她的一生,仰起头,她凄惨一下,从这一刻起,她知道,她的生命中,所有与幸福有关的事情,都不会幸福了!因为只要一想到父亲,所有的幸福,都将会是一场噩梦!

    泪,如同决堤的洪水,无法抑制,却不能洗刷她心中的歉疚,手术室的袁牧放yīn沉着脸,往沈清幽缓缓走来。

    “沈清幽,这样的结局你还满意吗?”

    为什么,他那上扬的嘴角,仿佛充满了无限的嘲讽,为什么,他的口吻,充满了幸灾乐祸,沈清幽撇过头,不在那看张恨不能撕成碎片的丑恶嘴脸,如果父亲的死她是元凶,那么,他袁牧放又算什么呢?帮凶?还是始作俑者?

    为什么,直到此刻,他还能用如此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呢?

    “沈清幽,你看看这个!”

    袁牧放将一张红色的存折递给了沈清幽,没有抬眸,她的视线根本没有扫过那张对她而言不知有何用意的存折,眼前这个男人,她恨不能挫骨扬灰,他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难道,你不想知道在那位擎大少爷的心中,你到底算什么吗?”

    记忆中,不禁想起了那个如君王一般霸气的男人,他如火一般的热情,在她的荒凉的世界带来了几丝温暖,看到沈清幽原本清冷的双目在提到擎少之后瞬间闪过的一抹柔情,袁牧放感觉心中如同烈火焚烧一般,“看看这位擎大少,究竟花了多少钱,从我手上买过你这只一时兴起的玩物呢?”

    报复的快感突然充斥着袁牧放的周身,血色双目中狰狞一片,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他使出浑身的力气,将沈清幽的身体死死的抵在墙壁上,而后,左手用力的拖住了沈清幽的脑袋,右手打开那张存折,一串长长的数字赫然出现在沈清幽茫然的视线内,而后,她涣散的视线终于一点一点的有了焦距,看着那串也许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挣到的数字,突然,瑟瑟发抖的身体如同坠入万丈深渊……

    第四十四章 万丈深渊

    “怎么样,看到这串数字你是不是很诧异,没想到他这位大少爷竟然愿意花这么多的年来买一个残花败柳!”

    沈清幽只听到袁牧放的嘴巴在一闭一合,听到他在说些什么,在恶毒的字眼,此刻对她如同枯木一般的身体已经形不成任何的攻击力,她,就像一具失去心智的木偶,任凭袁牧放胡乱的摇晃着她的肩膀!

    苦难,还是来的更多一点吗?

    悲伤,还可以更猛烈一些吗?

    心,还可以更麻木一点吗?

    生活?还可以一再的戏弄她吗?

    嘴角,扯开一抹嗜血的微笑,这一笑,如同一朵罂粟,泛着致命的妖娆!

    她冷冷的笑了,yīn森的,冷漠的,绝情的,令人惊悚的……

    袁牧放被面前的沈清幽惊呆了,苍白的脸色,凌乱的发丝,还有嘴角那隐隐泛着的血丝,眼前的沈清幽如同地狱的索命使者,混沌的双目中,萌发的对他那个恨意,直透他的脚板底……

    袁牧放下意识的松开了沈清幽,如果说此刻他是强烈恨着的,那么之前,他何尝不是灼热爱着的……

    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就请放开一条生路……

    我们只是只是硕大红尘中的沧海一粟,我们都有着一颗脆弱的灵魂,我们一样为爱颠簸在红尘,飘忽的情缘总是太作弄人,我们满怀委屈,却提不起恨……

    “清幽,其实,我根本不在乎这些钱,只要你回到我身边,这些年,我立马还给那个男人!”

    说这话的时候,袁牧放明显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存折上的数字,他真的拒绝不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子,他又舍弃不了,鱼和熊掌,他想兼得。

    不在乎?若是不在乎,那么存折上,就不会出现这一连串的数字,这两个男人,在背地里,早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早已经决定了她的命运吗?可惜,她沈清幽的命运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从此刻开始,她的命运,由她自己掌握……

    外面闪烁的霓虹,照亮了这个城市的黑夜,幽静的走廊内,只有两个疏离的背景……

    沈清幽站在窗前,看着窗下那高架上的车水马龙,有些人,就如同那闪闪而过的车子,在自己的心中不留一丝痕迹,而有些人,却在自己心中,留下了一个永恒的缺口!

    “大家好,我是江城电视台的记者王燕,现在我向大家报告一则最新的消息,在现任外交部董部长的花园别墅中,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生日聚会,我现在就在生日聚会的现场……”

    电视中,那个如花似玉的记者还在说些什么,沈清幽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看到了他,那个如天神一般的男子,走到哪里,他都像一个会发挥的金子,是众人的焦点,大家的宠儿,而此刻,他怀中搂着的那个女子,一头桀骜不逊的紫发在张扬着她澎湃的青春,她年轻的脸上充满了朝气,如同早晨出升的旭日,以昂然的姿态,向众人展示着她的美丽!

    一个是舞会的王子,一个是舞会的公主,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自己,又算什么呢?一个一时兴起想要游戏的对象?一个可以花钱买到的宠物?亦或是……

    悲戚的笑容惨淡的挂在沈清幽的嘴角,背后的袁牧放也看到了这则新闻,他的嘴角,展开了一股幸灾乐祸的笑意:“清幽,你现在知道了吧?那个公子哥根本就是在玩弄你!”

    玩弄?感情?

    感情是什么东西?对她而言,太陌生了,她的生命中还会有感情这种东西的存在吗?

    手术室的灯再次熄灭了,从李浩然暗淡的眸光中,沈清幽已经知晓了答案,悲,似乎不那么伤了!父亲和母亲相濡以沫那么多年,不能同日生,但能同日死,天堂路上,彼此作伴,是不是就不那么孤单呢?

    “清幽!”

    李浩然上前安慰,却被沈清幽拒绝了,她明明在笑,可是,为何看起来,她却比哭还有难看呢?

    她踉跄的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袁牧放上前一把拽住他她的身体,却被她狠狠的甩开,“袁牧放,钱,既然你已经收下,从此之后,我们再无瓜葛!”

    前面,是不是一条可以开启天堂之门的大路?

    前面,是不是一条幸福彼岸?

    电视的画面中,擎苍在笑,可是,她的泪,去滂沱而下,原来,他根本就不是骑着南瓜车来救赎自己的王子,而是,将自己推入万丈地狱的魔鬼,擎苍,袁牧放,今日,你们所让我承受的痛苦,改日,我一定加倍的奉还给你们……

    太平间内,沈清幽跪在双亲的面前,泪已经流干,从此,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亲昵的叫她丫头,再也不会有一个在她彷徨无助的时候给她爱的力量,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在她伤悲委屈的时候做她坚强的后盾,在也不会……

    什么都不会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董家的大宅内,双方家长居心叵测安排的一场相亲还在继续,两个各怀鬼胎的人还在内心较量,擎藏搂着董娅的娇躯,嘴角,扬起一丝邪恶的微笑……( 军少的二婚夫人 http://www.haxwx777.com/3_3012/ 移动版阅读m.haxwx777.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