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大香师 > 第443章 4终章+尾声
    安岚觉得心脏有一种说不出的疼,却又不知究竟是为他,还是为自己,或是为崔文君,为安婆婆……那一刻,她脑海里闪过很多人很多事。

    她从不后悔遇见他,跟随他,倾心于他。

    这些事,亦从不曾动摇过她内心的追求。

    如果人生再重来一次,她知道自己一样会走上这条路,也一样会爱上他。

    良久,安岚才转过身,抬起脸:“先生一切都算计好了,包括让我的香境融入先生的香境,先生是不是一开始就预料到我一定会答应。”

    景炎垂下眼看着她,目光清澈而温柔:“我并非先知,做不到任何事情都能提前预知,只是……若要这么想,也并非不可以。”他说到这,替她拨开拂在脸上的发丝,手指留恋地在她脸颊上滑过,“没错,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你的香境融进我的香境。如果这一次你不愿,我不会勉强,但定还会有下一次,因为只有这里,才是这件事的终点。”

    只有两人心意相通,双方都心甘情愿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到对方手里,他们的香境才能达到完美融合,他也才能顺利将涅槃渡到她的香境内。而他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在经验上,都是她不能比的,再加上一开始她就知道她的香境之门在哪里,所以,眼下即便双方都能影响这个融合之后的香境,但真正的主控权其实还是在他手里。

    主控权在谁手里,生死大权就在谁手里。

    他看着她乌黑的双眸,忍不住抬手,轻抚她的眉尾。

    她本就是一颗宝石,不幸蒙尘。幸得在他手里绽放出夺目的光彩,而这光彩连他都为之倾心。

    他指尖的动作轻柔,像是在清理自己的心绪,费了这么多心思,等了这么长时间,下了这样大的一盘棋,拉着整个长香殿一起上演这样一场生死大戏。竭尽所有。终于达到他的目的,可以解除涅槃了。

    她是他培养起来的,只有她能与他的香境融合。是他完美的替身。

    但,讽刺的是,要杀她,就必须先爱上她。要她的真心,就必须付出自己的真心。

    他一开始就清楚。这份爱不容一丝虚假,机会就放在眼前,别无选择。

    所以,想要活下去。就得先将自己的心碾碎。

    安岚微微蹙起眉头,景炎的指尖轻轻抚平她的眉心,声音低沉。语气轻缓:“你已经感觉到涅槃的力量了。”

    安岚点头,那种炙热感并不在身体上。而是在心里,在灵魂深处,那是狂暴的,肆虐的,无法控制的,可以焚毁一切的力量。

    “先生想怎么做?”她此刻才终得明白,这么多年,他面对的是这样的威胁。她心里很难受,那等酸涩的,疼痛的感觉将一颗心胀得满满的。

    景炎道:“要化解涅槃,只能任其焚烧。”

    然而涅槃并非是来自他们的香境,涅槃是入侵之物,因而若是任其焚烧,等于是自杀。所以,唯一的法子是,让一个人的香境与他的香境融合,以便他将涅槃渡过去,由此他才得真正脱身。只是,被渡过去的涅槃,不会再受到控制,必定会如天火降临,直接焚毁一切。那承接涅槃的人,除非能忍受得住天火的焚烧,否则不可能活命。

    当年景炎之所以会答应将一部分涅槃渡给白广寒,是因为白广寒向他保证一定能承受,并且他当时已差不多失去了自主意识,所以他顺从了白广寒的意思,他以为白广寒能扛得住,却未想……

    他将这些,都缓缓道出,未有一丝隐瞒。

    安岚怔了许久,垂下眼,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片刻后就抬起眼,看着他,脸色微白,但并未多言,只是等着他的决定。

    稚嫩的脸上是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那份信任,让人心疼。

    景炎沉默地看了她许久,然后轻轻摇了摇头,笑了,融融的笑意衬得那乌发俊颜愈加清贵无双。

    他捏了捏她的脸:“别紧张,我曾说过,在这之前,还有一日一夜之约。”

    安岚摇头:“眼下情况,怕是不能够困住先生了。”

    若是香境没有融合,她还能将“门”掩去,但香境融合,她又经验不足,若是认真以对,她当真困不住他。

    “嗯,情况有变,所以无需你困住我一日一夜。”景炎顿了顿,才道,“而是我给你一日一夜的时间。”

    “为什么?”安岚定定地看着他,既然香境已经融合,他有了真正的主控权,他完全可以马上将涅槃渡到她的香境中,然后脱身出去。

    景炎轻轻道:“给你机会。”

    你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一日一夜,一生一世,你是愿意沉浸在香境里的美满,还是愿意醒过来面对现实的残酷,痛苦,悲伤,以及高处永远的孤寂。

    ……

    “听说新娘子不仅是个大美人,还是个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那白府的公子也人中龙凤,那可是连圣上都赞不绝口的人,要不是他们两家自小就定了亲,白家的门槛不知要被踏平多少。”

    “真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呐。”

    “恭喜恭喜,可喜可贺啊!”

    “快快快,要拜堂了拜堂了!”

    自她下轿后,周围的爆竹声议论声贺喜声就不绝于耳,并且人影晃来晃去,闹哄哄的,盖头挡住了视线,她什么都看不清,跨进白府后就开始晕头转向,幸好有喜娘一路扶着往里走,只是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慌,身边的丫鬟都不知去哪儿了。白府很大,她从正门进来后,不知迈过多少门槛了。安岚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待喜娘让她停下时,她两手都已汗津津。今日天还下了小雪,但她却出了一身汗。

    喜娘在她耳边低声道:“要拜堂了,新娘子别紧张,新郎官已经在你身边了。”

    安岚不由微微转头,却也只看到一个衣摆,还有衣摆下面的靴子,其实这等于什么也没看到。但兴许是知道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夫君了。那一眼之后,她心脏的跳动禁不住快了几分,面上也热了几分。

    一直听闻白家公子能文能武。是人中龙凤,两人虽自小就定亲,但她却一直无缘见对方,也不知究竟生得何种模样。是不是真如外人说得那般好。

    胡思乱想了一阵,直到坐到新房里。新郎将要掀开头盖时,她才回过神。然下一瞬,头盖就被掀开了,她顿觉得眼前一亮。下意识的微微眯眼,只是马上就睁大了眼睛。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长身玉立。乌发俊颜,手里握着一杆喜秤。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而她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明明从未见过的男人。

    “新郎官太俊俏,新娘子看呆了。”有人吃吃笑了一句。

    她回过神,整张脸顿时全红了,一直红到耳朵上,胭脂都盖不住。

    屋里一阵善意的哄笑,他和她喝合卺酒,她心里优似被灌满了蜜,总忍不住偷偷瞄他,似怎么也看不够似的。就连夜里,她在他怀里时,她都不觉得有一丝陌生和恐惧,就好似他们一直以来就这么亲密。

    她既高兴又羞怯,偷偷问他一句:“夫君信不信天赐良缘?”

    他抚了抚她的头发,在她眉间轻轻一吻:“为何问这个?”

    她满心的欢喜,试探地抱住他,再慢慢收紧胳膊,脸埋在他的胸膛上,声音里含着蜜:“我觉得,我和夫君就是天赐的良缘。”

    他抚在她肩膀上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继续轻轻爱抚,亦将她抱得紧紧的。

    成亲后的日子过得无比甜蜜,下人敬重她,公婆疼爱她,夫君更是将她视若珍宝。一年后,她顺利生下长子,满府皆是喜悦,但凡来祝贺的女人,无一不是对她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样的幸福,简直像是梦一般。

    她时常在他面前这么感叹,他则是含笑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说。

    孩子满两岁后,她又生下一个女儿,前来祝贺的亲朋都说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这辈子才有这样的好运。夫家显赫,公婆通情达理,夫君俊美又上进,两口子从未拌过嘴红过脸,如今又儿女双全,老天爷简直将天下女人羡慕的东西都放在她身上了。

    安岚笑着谦虚几句,却不知为何,她心里总觉得事实并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好,但想说出几句不如意的地方,却又发现自己当真没有一丁点可抱怨的。可是,心里莫名生出的那等没着没落的感觉,究竟是回事?她找不到原因,也不敢跟夫君说,只能将这莫名的情绪丢在脑后。

    然而,这等意识自生出来后,就一直时不时地跳出来,让她心慌意乱。

    儿子女儿慢慢长大,两个孩子几乎从未让她操过心,有时候甚至乖巧得让她无法相信,她想自己小的时候是不是也……然而,想到这,她忽然顿住。直到这个时候,她才隐约察觉,她似乎对自己儿时的记忆,甚至对娘家的记忆,都很是模糊。虽然使劲回想,脑海里也会出现一些画面,但她却觉得那些画面跟她没有关系,那些美好的,被人疼宠的时光,似乎是假的。

    她顿时有些慌了,不知自己怎么会冒出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于是等她夫君回来后,她终是忍不住同他说了。

    他听完,面上的笑容略淡了几分,沉默片刻,就将她拉入怀中,轻轻安抚:“都是照顾孩子太累了,胡思乱想起来,岳父岳母若是知道了,可不伤心。”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她在他怀里抬起脸,“夫君可是觉得我这样很不好?”

    “怎么会。”他在她脸颊上轻轻捏了捏,语气却有些自责,“不是你的原因,是我没照顾好你。”

    她看了他一会,忽然问:“夫君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笑了:“你是我妻子,不对你好要对谁好?”

    她亦跟着笑了起来。可是,心里那等感觉却还是挥之不去,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明明日子一直过得那么美满,她心里却总觉得有些恐慌,觉得不应该是这样,觉得眼前的一切并不真实,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忘了什么。

    他似乎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在旁边默默注视她。

    一日一夜就要过去了。涅槃也快要控制不住了,他需要有人承接那些毁灭的力量。

    他看着她,深深凝视。

    安岚,如果你真的满足这样的生活。我就将你永远留在这里。

    但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醒过来,那么……

    他熬到八十岁生日的时候,身体已经不行了,她要去庙里为他祈福。于是一大早就出门去了。

    只是当她在佛前跪下,举香求愿时,看着那高高在上。大慈大悲的菩萨,看着那袅袅飘起。聚散不定的香烟是,她目中忽然就涌出泪。

    他躺在床上等她,他知道,她快回来了,也知道自己快坚持不住了。

    他连着几声咳嗽后,就听到脚步声,于是转头,终于看到她推开门,手里捧着一个香炉,目中含泪的走了进来。原本已白发苍苍的她,随着脚步越来越近,她变得越来越年轻,一头银丝换了乌发,面上的皱纹慢慢消失,那双眼睛重新变得明亮,她终于回到二八年华。

    而他,也从床上坐起身,如她一般,时光在身上逆流。

    曾经的那些过往,真的像梦一样,下人仆从消失了,白府的大宅消失了,乖巧听话的儿女消失了,长安城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眨眼睛就覆盖了整座都城,极目所望,皆是无边无际的雪域。

    “先生!”安岚含泪看着他,无需他解释,她已经隐隐明白了什么。

    她手里捧着的,是他送她的那个狐狸香炉。

    他看了一眼,目光柔柔,有些感叹:“前路的障碍,我已经为你扫清,我……”

    天空忽然一片猩红,云层滚动,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景炎一声暗叹,终于,他再坚持不住了。

    刚刚那个香境,如果安岚满足于此,她的香境世界变会被他渡过去的涅槃焚毁,而他的香境内,则会永远留下她的身影。

    但她选择了觉醒,他亦觉得欣慰,他选中的女孩,既有一双清亮的眼睛,也有一颗坚强又执着的心。

    安岚朝他跑过去,却不知为何,无法靠近他,只能停在离他一尺之地。她震惊地看着他沐浴在火海里,她不敢相信地跪了下去,泪流满面:“我醒过来,不是为了这个……”

    “傻丫头,这件事,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景炎看着她,火舌在他身上蔓延,但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身上也没有哪处是被烧焦,只是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然而他的声音依旧温和清润,带着几分眷恋,“虽说百里翎死了,谢云也废了,但留给你的这条路也一样不好走。柳璇玑即便不会与你为难,但在利益面前,她背后的王府也不会轻易罢休。还有方家和谢家,毕竟是扎根京城的大族,你要小心应对,净尘会帮你。”

    安岚眼泪早已模糊双目,泣不成声:“不应该是这样……”

    “这次的香境对你的耗损不小,你应当会睡上几天,待你醒来后,我已经不在。你无需找我,对外只需说我外出云游去了,当年白广寒接任大香师之位时,白夜一样是如此安排,唯如此,那些心怀不轨之辈才不敢轻举妄动。”

    安岚拼命摇头,想要站起身,只是膝盖被雪冻得僵硬,一时间竟无法用上力。

    她在雪地里挣扎的时候,他却突然靠近,她还不及抬起脸,他就已俯下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留下最后一声低叹:“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留下你。

    对不起,我走了。

    对不起……

    有那么多话还来不及说,有那么多事还放心不下。

    情缘太短,思念太长,此一转身,便是天上人间。

    安岚怔住。看着他一点一点消失,心也跟着一点一点破碎。

    香境里的那一生一世是假的,却又何尝不是真的!

    整个世界都在燃烧,这篇雪域似乎完全变成了炼狱,但是那无处不在的火舌却伤不到她分毫,只是让她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不停的燃烧。不停的摧毁一切。

    她不知道这场如似来自地狱的熊熊大火。究竟烧了多长时间,待她的眼泪流干时,那些火舌才逐渐熄灭。雪域消失,繁华的长安城再次路出真容,那人却已不在,只留下余音。似真似幻。

    用我此身,换你夙愿成真。

    最爱的人。其路漫漫,珍之重之。

    ……

    待她醒过来,已经是七天后了。

    睁开眼的那一刻,她看到从窗棂外透进来的晨光。照在轻烟袅袅的莲花香炉上,照出满室的温香,照出满室的清寒。

    她从床上慢慢坐起身。等着那个清华无双的身影,但她知道。再也等不到了。

    只短短几天,却已宛若隔世。

    .

    【尾声】

    安岚成为天枢殿的新任大香师,白广寒卸任出海云游。

    这是天枢殿放出去的声音,也是景炎早就安排好的。

    谢云已废,方文建,百里翎,崔文君相继陨落,表面看这是给了安岚喘息和成长的机会,但其实长香殿的格局也会因此出现不可预知的变动。

    净尘如约将景炎留给她的那些人带了回来,七大香殿,一下子少了四位大香师,还有一位,也只是留着一口气罢了,再不可能出面主事,于是由此引发的事情,多得让人没有头绪。

    而安岚即便有净尘帮忙,但身为新任大香师,为了天枢殿,许多事情还是得她自己来拿主意和做决定。

    然而她似乎很难去适应这个身份,她无法接受那个人真的已经不在了,真的已经死了。她自醒来后,就再见不到他,甚至连尸体都没能看见,任由她想尽办法,都没能从谁口中问出关于他的事,就好似,他真的消失了,如同当年的白夜。

    安丘留了下来,将天枢殿一件又一件事情整理出来,摆在安岚面前,逼着她去面对,强迫她忙起来,不让她有时间去情伤。

    兴许时间真的是最好的疗伤药,一年后,她果真不再提起那个人。

    两年后,天枢殿下的十三个香院全部恢复正常,人事逐步稳定。

    三年后,天枢殿设香宴,带有她大香师印的请柬,皆成长安贵人相争收藏之物。

    四年后,景公过世,景炎公子因出海经商不得回,她代为守灵七夜。

    景公弥留之际,找了位侄孙过来给她认,请她照看,暗示这少年便是景府新的接班人。她看着那少年,沉默片刻,点头应下。

    景公过世一年后,安丘来与她辞别,因有些突然,安岚不禁怔了一下,片刻后才问:“是有什么事要出去办吗?”

    安丘摇头:“你已经坐稳这个位置,我也该离开了。”

    安岚沉默了一会,又道:“天枢殿还是需要你……”

    “当初会留下,是答应阿君要照顾你。”安丘轻轻摇头,这些年,他眼角又添了几条笑纹,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儒雅,“如今你已经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我也该出去走走了。”

    还会回来吗?

    她想问,但最终都没有问出这句话。

    只是在他离开时,她在他身后跪下,轻轻磕了一个头。

    金雀从净尘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后,赶紧跑过来找安岚,正好看到安岚跪下磕头的那一幕。金雀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待安岚站起身后,她才走过去,默默站在她身边,一会后,张开双手抱住她,含着鼻音道:“你还有我!”

    安岚轻轻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仅在唇边停留了一瞬,便消失了。

    “你怎么过来了?”安岚在金雀肩上轻轻拍了拍,“今日不能陪你多聊,我一会得出去。”

    这么多年,似乎就金雀能待她始终如一。

    “啊,去哪?”金雀说着就放开她,眼泪也收住了,“有宴席吗?”

    安岚摇头,淡淡道:“后天是景公的忌日,只是我明后天都有事,便今日去祭拜一下。”

    “现在就去?”

    “嗯。”

    金雀回到净尘那里时,眼圈还有些红,净尘遂问她怎么了,她不由又掉了几滴泪,嗷嗷哭着道:“安岚越来越像那个人了!”

    净尘有些懵了:“像谁?”

    金雀抹着泪,有些咬牙切齿地道:“白广寒!”

    这些年,安岚不再提起他,但每当看到安岚独处的时候,金雀总觉得,她从安岚身上看到白广寒的影子,那么的冰冷,孤高,入骨的寂寞。

    ……

    烧了纸,上了香,在景公墓前站了一会后,她便转身离开,她的马车停在路边。

    这条路很冷清,不过将上马车时,却看到一辆青蓬马车从前面驶来,她只当是景府哪位亲戚也提前过来祭拜,并未留意。只是当她的马车走到路口,将转弯时,她忽然掀开车帘往离开的地方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刚刚那辆马车停下,有人从车厢内下来,只是因为有树木遮挡,她只看到那人的下半身,是青白色的袍子。很快,马车就转过弯,她慢慢放下车帘,闭上眼睛,却不知为何,刚刚那一幕,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于是马车将回到大雁山时,她忽然让马车停下,命跟她出来的殿侍回去看看,那辆马车里的人是谁。

    等了一个多时辰,那名殿侍终于回来了。

    “属下过去是,那人已经离开了。”

    “看到香烛纸钱了吗,是去祭拜谁的?”

    “是祭拜景公。”

    安岚心里莫名一跳,那殿侍接着道:“属下顺着那一路问了好些人,打听到那辆车的主人似乎是行商的,在长安城内开了一家香铺。”

    “可知地址?”

    殿侍点头。

    安岚即命马车掉头,赶到长安城的时候,已是下午,街上的行人少了许多,马车来到那家香铺时,香铺里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

    安岚下了马车,走进铺子,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来这么做什么。

    在铺子里环顾了一圈后,看到铺子里还有个小门,好像往里就是个院子。那门是开着的,门上挂了半截豆绿色的竹叶纹帘子。

    她便朝那走去,只是刚刚走到门前,就看到有一人也从门后走过来,她顿住,眼睑微垂,便看到门槛那边,帘子下面,他青白色的袍摆。

    果真是马车里的那个人,她抬起眼,他亦撩开帘子,午后的阳光从院子那头照了过来,他沐浴在暖融融的阳光中,看着她,眉眼含笑:“姑娘是来找人,还是来买香?”

    很多故事,仿佛就是这样开始的。

    .

    ———————关于番外———————

    故事到这,正文算是完结了。后面会有一些番外,番外有关于主角的,也有关于配角的,都放在实体书里,网络上应该就不放出来了。这本书的人气不高,番外只放实体书的决定,是希望能对销量有点帮助,希望大家能理解。没有能力购买实体书,但是又很想看的亲,到时可以去书店翻翻,或是去本地图书馆借阅。有能力购买的,真心希望乃们能多多支持,这毕竟也关系到我的下本书有没有出路。

    《大香师》简体版一共出四册,不会砍情节,前面两册现已上市,当当,京东,卓越网都有售,我的新//浪//微//博也发了公告和链接地址。还有,就是希望大家能关注一下我的微博,《大香师》完结篇和番外出来后,会在微博上第一时间通知大家,么么哒!

    新书的情况,到时也会在微博上发公告^^

    谢谢,谢谢你们一路跟随陪伴,非常感谢!!!(未完待续)( 大香师 http://www.haxwx777.com/3_3015/ 移动版阅读m.haxwx777.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