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乡村小说 > 道田 > 04搞64 搞机
    杨慧丽听了,眉头皱了一下,“你想跨专业?”

    看着徐毅点头,她也劝到“可是你也看到,我们只负责推荐,不管哪家学校接收本身都可能还得面对入学考试。ewwんw1xiaoshuo要是医疗口的还好说,你这毕业考试成绩和在校期间的表现拿到免考应该没什么问题,至少留校肯定免考。甚至想找哪个教授,按着你的成绩也完全可以自由选择。”

    “可是跨专业报名,入学考试这关基本没有免考的可能——甚至如果教授或者学校真的不想接收,当然他们也不会明确反对主管部门的意见,不过直接加大考试难度把你刷下来的可能性很大。毕竟跨专业的学生就算统招人家都不怎么喜欢,一般来说专业基础往往不行,带起来太累。”

    徐毅点头,这个很正常。“我知道,不过总有机会通过嘛,不试试怎么能甘心?”

    医科院校因为授课时间长,专业课程多,所以考研的话最多也就是像严培民这样跨个系就顶天了。真跨学科考研的,自己也没听说过哪个成功过。

    虽然,别的专业大半都没有医学相关专业的课程多,不过总是高等教育,再少还能少到什么程度?

    不过毕竟这机会在眼前,说放弃也有些觉得可惜,毕竟如果按着自己的想法,可能最早明年才有机会就读。

    学习这事儿,也是赶早不赶晚,今年能读又何必拖到明年?

    至于学费徐毅并不担心,就算饭店真的赔钱,自己找个车弄点水果晚上找地儿卖去,估计凑够学费也用不了多久。

    “秋季入学的时间也不远了,虽说农大的研究生开学比我们稍微晚,可也不会拖到国庆节以后。这入学考试总得开学前就完成,留给你准备的时间可没那么多。怎么说这也是隔行如隔山,相关书籍也肯定一大摞,这么短的时间你能看完么,又能有多大把握通过?”

    徐毅摇头,虽说有空间在,自己也不可能没白没黑地躲在空间里看书。现在还真没到非得每天躲在空间里不出来见人的份,这样算来,最多也就俩月的时间,每天就算十二小时看书,那加起来也就是两年的时间。自己也没接触过那专业,真没信心说自己一定能过。

    真像杨慧丽说的,要是农大本身真没接收的意愿,考试这关只怕比穷人过年强不了多少。“当然没有,不过这世界上也没多少事情是百分百成功的吧吗,总不能因为难就不做吧?”

    杨慧丽看着徐毅铁了心,也不再劝,暗自叹息一声。“你要这样说,那我也不多说了。那你有自己想考的专业么,你填上去,我等回头打电话过去帮你问下。”

    “植物保护相关的专业都行。”

    徐毅没过来倒也不觉得怎样,要是昨天以前过来只怕也照老规矩一口气拒绝完事儿。要不是昨天去接主任,自己还真不会想这些问题。昨天晚上刚想明白这些,今天就有保研机会,这还真是来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相对而言,考研总比读成教更好,毕竟能带研究生的教授本事肯定要比只教成教的更高,相对的跟教授接触的时间也比跟成教讲课的老师更久。考研跟成教的时间一样也是三年,甚至自己要是勤快点,早点修够了学分,还能申请提前毕业,也没必要熬上三年。

    既然有这么个机会,那肯定要报考植物保护,在他看来既然是重点学科,多加那么一两个名额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过自己也不能指望什么好事儿都轮到自己,如果真把自己调剂到别的专业,那就等入学以后再说。

    能搞定导师的话,那就看看有没有机会再修个植物保护的学位,如果搞不定导师,自己申请去旁听本科的相关课程这总没问题吧,反正自己也不是一定非得要那张证书。

    这样做,应该也还有个好处。至少主任知道自己读研究生了,应该也不会再惦记让自己去上班了。

    所以,他就抽出那张推荐表,准备把它填写一下。

    看着徐毅没怎么犹豫就拿申请表准备填写了,杨慧丽就跟他要过表格,拿了支铅笔,把相应的栏目勾了一遍,示意徐毅把这些地方填好。

    “学校那里我们负责推荐,但是专业的事儿我没办法百分百答应你,能不能读你想学的专业最终还得看农大的意见。如果植保的专业人满了进不去,你肯接受调剂么?如果肯接受,那专业后面接收调剂那里也勾选一下。”

    徐毅自然没问题,顺手勾选了接受专业调剂的选项。自己还是先读了再说,还有备用的曲线救国方案呢,再说也许入学后还可以换专业呢。

    看着徐毅把该填的都填好了,杨慧丽心底的石头也算彻底落了地。

    唯一出乎意料的是徐毅会跨专业报名——当然这真的通不过也只能怪他自己太冲动了。不过总归这是自己学校走出去的,倒也希望他能顺利入学。反正自己农大的研究生处也有认识的,就做次滥好人吧。

    她犹豫了下,还是跟徐毅说到:“虽然这还得报到上级主管部门等着批复,不过想来这个时候也不会拖太久,按你的条件也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我会帮你先跟农大研究生处的联系下,帮你问问能不能选专业。如果不能选专业,再看他们会给你调剂到什么专业,另外就是看是不是需要入学考试,又该怎么考。多少也能帮你争取点时间,你也能及早准备教材什么的。

    “嗯,谢谢杨老师了,那大概什么时候能有消息?”

    “我等会儿就打电话,不过这事儿总归农大自己也有流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讨论出结果,这样吧,等打完电话我跟你说下情况,上午电话得开机。”尽管没什么人,杨慧丽还是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眼,压低声音跟徐毅说到:“当然,你要是农大有关系,也可以自己想办法打听下,要是关系够硬弄个免考或者是弄到考题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徐毅笑笑,“我哪儿有那本事呀,不过谢谢杨老师,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农大他说得上认识的,也就朱之文一个,又上哪儿去找什么门路。

    告别杨慧丽,再去取了自行车,徐毅就上了车子往村里的方向骑过去。刚刚九点多钟,他也不知道林天正这会儿答辩有没有完事儿,所以想着还是靠近中午时候再打过去就行了。

    骑到家门口,徐毅也没下车,直接沿着路朝南转过去,再转到村南的公路一路向西骑了过去。

    一次也没去过,所以徐毅也不敢随便乱骑,只好规规矩矩地沿着公交线路骑过去。

    幸好路上没什么大的岔道,所以虽然郊线的三站路也挺远的,徐毅没跑错路,也只花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凌阳镇。

    总归是紧靠着省城,所以镇子看起来挺大的,徐毅甚至觉得比起自己老家的县城看起来还繁华一些。

    徐毅也一路打听着,总算找到一家卖农机具的店,就锁好车子走了进去。

    店面不小,不过货物也堆得满满的,一眼看去也有些压抑。

    看到有人进来,店里一个差不多五十岁,长得微微胖,面色白皙的老板走过来,操着一口浓重本地口音的普通话问徐毅:“小兄弟,你有什么要买的么?”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手摇的玉米脱粒机?”

    徐毅准备扩大玉米的种植面积,这要再像以前一样一粒一粒往下搓,太浪费时间了。

    “你说的这种?”老板引着徐毅走到一个货架边上,从下层的货架上拽出一个纸箱,拆开给徐毅看了眼。

    “嗯,就是这种,多少钱一个?”徐毅看了眼箱子里面,确认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台一百二十块,全铸铁翻砂的,耐磨耐用。”不过难得有人来买这个,他也自然希望多赚一点,就指着旁边的一个半米多高的木头箱子,给徐毅推荐到:“这种手摇的机器,也就是农闲了随便弄弄还好,你家里地多又或者嫌手摇的太累,我建议你买那种电动脱粒机。机器整体是纯钢的,皮实耐用。而且电机也都是铜线的,省电功率还大。你要是地多的话,雇人租机器脱粒还得不少钱。这个虽然比不了大型的脱粒机,相比来说雇那种机器一天都能买几台这机器了。”

    “那这机器多少钱一台?”

    “一台六百块,你要是现在就拿的话,五百八给你拿去。”

    “能不能便宜点儿?”

    老板笑着摇摇头,“这价钱已经是最低的了,真没赚你几块钱。要不这镇上还有五六家卖农机的,你去打听打听。这几期质量绝对没问题,你要正常使用一年之内坏了,我免费给你换新的。这机器我这里卖了好几年,连配件都没多少人来换的,要不是现在生意难做今天还没开张,六百块钱我都不卖。”

    “当然你要便宜的机器,我这里没有,不过别的人家有跟这个差不多的,也就三百五六十块。那种机器你要的话,我去帮你找,不过出了门就坏了那也算你倒霉得自己找地方修去,我这里不保修。”

    “那为啥?”

    “不说架子更薄,那种机器连电机都是铝芯的,用不住。用的时间长点,电压不稳的话电机都可能给烧了。这机器你哪怕开一整天,不是大太阳底下的话,电机最多也就是烫手。”

    “那你帮送货么?”

    老板摇头,“就这么个箱子,我最多帮你送到汽车站。真没赚你几块钱,你要道远点儿赚的还不够油钱呢。”

    徐毅伸手提了下那木头箱子,估计两百斤左右,觉得用自行车驮回去没什么问题,再不行自己推着总行了,反正路上也有树林,自己把这玩意儿收到空间里就行了。“那能不能帮我找点绳子或者是尼龙带帮我绑到车子上?”

    “啥车子?”

    “老式的二八大杠。”徐毅指指门外阴凉地里停着的自行车。就算这车子他也有点担心,更何况别的车了。

    老板看了一眼,“这车子没事儿,我这里买东西的有人驮的机器比这个俩还重都没事儿!”

    验过机器交了钱,老板找了些废弃的捆扎带跟徐毅抬着把箱子捆到了自行车上。

    徐毅驮着机器,不过也觉得有些沉,怕自己把车链子给踩断了,所以干脆出了镇子,半路上看着没人就找了片树林把箱子收到空间里面,自己骑着车子回了村里。( 道田 http://www.haxwx777.com/3_3786/ 移动版阅读3g.haxwx777.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