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七章 我怕把家里弄脏
    秋风已有点凉意,树上的黄叶正哗哗啦啦地从天空中落下来,细蒙蒙的雨丝正纷纷扬扬地向地上飘散下来,远远近近变的一片模糊,大山和乡村变的寂静下来。

    这样的天气人们宁愿呆在家里,村间小道上的行人稀稀落落的,人们或低着头紧箍着不厚的衣服或戴个草帽在风雨里扑踏扑踏地踩着泥水走着,东山沟村里失去了往rì的渲闹,显的死气沉沉的。

    在东山沟这个小小偏僻的山村里,没有正规的娱乐场所,人们空闲的时候是靠喝酒,打麻将,下象棋和闲聊来打发时光的。

    在这个不大的村子里,共有五家小卖部,这就是人们打麻将的主要地点,也是男男女女勾达搞婚外情的发源地,

    下象棋的大部分是村里的老男人,场所夏天在大树下,边乘凉边玩,要的是人多有热闹气氛,秋冬季冷或yīn雨天一般在象棋爱好者的家里玩。

    喝酒一般是几个年轻人凑到一块,小卖部里买瓶酒或是打点散酒买包花生米或喊老婆炒个鸡蛋就可以开张了,走到谁家谁家就是酒场,走到谁家谁家老婆就是他们玩笑的对象。

    林凡没有其他爱好,只是对书法和象棋有兴趣,姨夫已经捎信来了,在县里活动的余地几乎没有,唯有到省里去找到他的老领导。

    林凡心绪不安,没事在家里几张学校拿回来的稿纸,拿出了柳公权字帖练起字来。林凡在书法方面造诣较高,在学校时每年的书法比赛都榜上有名。

    林杰早就跑到小叔家的小卖部了,他的爱好是打扑克,现在人们经常玩的是双升。往往一个升级下来一上午好搞不完。

    在家里这段里间,本来就好动的他已经将村子里跑了个遍,不要说发小,村上在家的大人小孩子都和他熟悉了,由于在外读书时间长,没有时间和村里的人们打交道,这段时间他东家西家窜也弥补了不少。

    他知道葛红梅在家,早上没下雨之前,邻居家的小英已告诉他了。由于他的活跃,掩饰的也好,他和葛红梅的事也没有人太关注。甚至葛红梅的父母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反对。

    天晴朗时他、小丫、红梅和村里人打扑克时较多。昨天下午姨夫捎信来之后,他昨夜想了一夜,心里烦燥的很。想去和葛红梅聊聊,不巧的是早饭刚过就下起了小雨。他只好以练书法来压抑心中的烦躁,窗外雾茫茫的更像是林凡杂乱无章的心绪。

    捱到中午,风终于停了,雨也歇了,太阳从层层迷雾中慢慢爬出来,天渐渐透亮了,地上的雨水在太阳光的照shè下慢慢变成水蒸气飘散开来,地上只剩下秋风吹落的黄叶和人们散乱的脚印。

    林凡从家里走出来,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也好了起来。

    他没有午休,因为心中的思念,他信步向小丫家走去。有了小丫,他和葛红梅的联系方便多了,既没有了在不必要时碰见葛红梅家人的烦恼也有了和葛红梅相见的堂而皇之的理由。

    小丫的活泼影响了林凡,林凡已从才回村时的书呆子气慢慢恢复到了自己原有的开朗。

    他偷偷地推开小丫家的大门向小丫的闺房摸去,他知道小丫在这样的天气里肯定在被窝里钻着睡大觉。

    他推开门,小丫没有惊醒,仍然在床上呼呼大睡,他摸到床边,慢慢拉起被角,手顺着小丫曼妙的身躯和向上摸去。

    这妮子,午睡都不穿衣服,林凡没有干过比这次更大胆的事情,以前和小丫闹的时候也就是在小丫的脸和手上做过手脚,从来没有这样过分过,真是臭大了。林凡想着,可那种美妙的感觉他丝毫没有打算放弃的想法,不由的将手放在小丫坚挺的上,小丫的坚挺而肥硕,小丫的皮肤细腻而光滑,林凡不由的痴了。

    他和葛红梅最多的时候也就是相拥和热吻,还没有深层次的皮肤之亲,两人都是在最关健的时候控制住了的情绪,不然十九岁的林凡早就禽兽不如了。

    林凡的心火烧火燎地跳着,口干舌躁,脸sè通红。心中充斥着人类最原始的冲动。

    在林凡轻柔的动作下,小丫很受用,小丫似乎在做着一个美丽的梦。

    林凡努力控制着自已的冲动,将手慢慢的伸了出来,这可不是葛红梅,自已可不能干这缺德事。

    小丫脸颊飞红,慢慢地睁开眼睛。

    “胆小鬼,怎么停了,和我姐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对不起,小丫,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是想和你开个玩笑的。”林凡很尴尬,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都说你是胆小鬼了,我可没怪你。没事,我才不会和我姐说呢。”小丫像只思chūn的猫。

    “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林凡脸越发地红了。

    “没事的,我可不怕你,只要你敢来,我可不在乎。”小丫调笑道。

    “别考验我了,我没有那么坏。”林凡心跳的很历害,有种说不出的烦燥。

    “没事的哥,要不你陪陪我,我很想,都是你害的人家。”小丫媚态十足,仍然在调笑林凡。

    “对不起,我再次向你道歉,真的对不起。我保证再也不敢了。”林凡心咚咚地跳着。两只手似乎没个搁处。

    “哥,你可别后悔,我是真心的,没有考验你。”小丫说着从床上坐起来,两只像两只白鸽一样扑出窝来。

    林凡面红耳赤地马上背过身,不敢再看小丫一眼。

    “快把衣服穿上,我想见你姐。”林凡声音颤抖地说。

    “看把你猴急的,想把我姐吃了啊?”小丫从床角拿过衣服,一点也不在意林凡,摸摸索索地开始穿衣服。

    小丫穿上鞋子,下了床,冲到林凡面前在林凡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出门向外走去,在大门口回头很有深意地冲林凡笑了笑。

    林凡弯腰坐在床上,手抚摸着仍有余温的被褥,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他在这其间获得了无数新奇的印象,甚至觉得弥漫在房屋里的气味闻起来都是那样的别具一格。爱情是多么美妙啊,被人爱是多么美妙啊。

    而在他眼下的生活中,实际上还有一件令他无法言明的、给他内心带来一丝缺憾和不安的事情。这件事实际上我们已经知道了,是关于他可能到省城找学的事情。

    对于未知的事情人们总是不安的,尤其是关乎前途和命运的大事情。他想找到葛红梅,他想化解心中的烦躁与不安。没有葛红梅,他无法熬过眼前这艰难而痛苦的每一个rì子。

    异xìng之间任何微小的情感,都可能在一个人的内心掀起狂风巨浪!

    葛红梅来了,她行sè匆匆,小丫脸上充满了狡黠的笑意,她跟有小丫的身后。

    小丫的小屋是她们幽会的地方,在这小屋里,有好多值得回忆的地方。

    “知道我回来了,怎么现在才下来。”葛红梅深情地望着坐在床上的林凡。

    “天下着雨,我怕把家里弄脏。”林凡脸上还留着没有来及收回的一抹红霞。

    “哥,看你说的,你带回来的可都是我姐的相思。”小丫不失时机地取笑着林凡和葛红梅。

    葛红梅脸上飞起一片桃花,更加衬托地像一朵妖艳的鲜花。她走到床边,贴着林凡坐了下来,手习惯地抚在林凡的肩上,头轻轻地靠在林凡的背上。

    一股处女的芳香,顺着林凡和鼻翼,慢慢地侵润过来。

    林凡深深感到,在他如此潦倒困惑的生活中,有一个姑娘用这样纯真无邪的心去爱他,使他感到无限温暖。

    小丫无法忍受这样香艳的场面,装作倒水出门去了。

    林凡回过头,用两只有力的双臂把葛红梅从身后抱了过来揽进怀里,双唇不客气地印在那香甜的美唇上肆无忌惮的吮吸起来,葛红梅积极地回应着,紧紧地抱着林凡宽大的背脊。林凡有了小丫的撩拨,大手冲动地抚摸她的脖颈、丰腴的肩膀和最富诱惑的胸脯。她默默地接受了,没有惊慌也不反抗。她在他的怀里微微颤抖着身子,出气声变得急促起来。

    小丫的调皮地推门进来,林凡不好意思地把葛红梅放了下来。

    “想去省城?”葛红梅努力地调整着鼻息。

    “想去看一下。”林凡不自然地回答着。

    “如果有希望办好了那是最好,如果没办好也不要着急。生活总是一步步走的。”葛红梅安慰着林凡。

    “姐,你应该说,如果办不好,我也是你的。”小丫心直口快,直奔主题。

    “疯妮子,那有你这样说的。”葛红梅羞赧地满脸通红。

    已是午后了,小丫的母亲已从家里走了出来,在院子里忙着收拾雨后的落叶。小丫拿出扑克,把被褥收起来。

    “来,我们玩扑克吧!”

    三个人坐在床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扑克战。

    林凡的心情变的轻松起来。( 潇洒乡村 http://www.haxwx777.com/3_3791/ 移动版阅读3g.haxwx777.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