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九章 小子,独自享受呢
    高彦军文雅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镱,缓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贪婪地吸了口清晨的新鲜空气。脑海里又浮现出昨rì几个同学见面的场景。

    那是林凡回乡二个月后第一次来到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县城。

    林凡带着杜毅飞、王坚强、张伟还有两个飘亮的学妹左秀丽和关静斐敲开了他家单元楼门。

    他家住在国土局家属院,在县城西街一座高大国土局办公楼的背后。房子是父亲单位的配发的,他在这儿已经住了八年了。

    他没有早晨早起的习惯,但他有午休的习惯,高中毕业以后两个月以来,每天他都睡到自然醒。可就在昨rì一群久违了的同学吵醒了他午后的美梦。

    “你小子,又在睡,你是猪啊。”胖乎乎的杜毅飞一进门就不客气的冲他嚷嚷。

    “闷在家里,你就不怕憋疯了。”身材修长的张伟上来不由分说的就给了他一个骨质感很强的老拳。

    “别,别,各位老大,小人不是立马来招待各位老大吗?”他敢紧求饶,不然后面的两位美女的粉拳也是不好招架的,他心里明镜似的。

    他清楚地看到两们楚楚动人的美女左秀丽和关静斐正在摩拳擦掌。

    两位美女的背后林凡和王坚强笑盈盈的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凡哥,里面请。”他赶紧打着招呼。在他心中林凡那可是永远的老大,这个小子,别看他是农村来的,从初入学时的生疏到最后由衷的佩服,这里面的故事多了去了。

    把众人让到沙发上,他拉了拉明目皓齿,花容月貌的两位美女。

    “美女姐姐,烦请帮小的沏个茶。”高彦军点头哈腰,一改往rì的风流潇洒。在美女面前他总是没有往rì的风度。

    “哟,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茶水都搞不颠。”一向嘴快而高傲的美女关静斐穿着百褶短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露出了她那修长xìng感穿着黑丝袜的美腿,健步向厨房走去。

    左秀丽总是那样的妩媚,高雅,她亦步亦趋款款地紧随在的身后。她今天一袭粉红sè的长裙,腰间的金丝带随着她的走动轻轻地摆来摆去。

    沙发上王坚强和张伟一左一右地坐在林凡的身旁,杜毅飞胖乎乎的身体斜依在阳台方向的宽大椅子里长长地出着气。

    “他姥姥的,是得运动运动了,上几层楼都累的慌。”

    “你小子,运动对你有用吗?少吃点好的比什么都强。”林凡笑呵呵地对杜毅飞打哈哈。杜毅飞的老子是林业局的领导,他可是十足的干部子弟。

    茶水、瓜子、苹果、糖、饮料还有高彦军平时爱吃的零食全部摆在了长条形的茶几上,高彦军和两个美女也一前一后地从厨房走了出来。

    “凡哥,两个月来怎么不来看看弟兄们。我们还以为你上学去了呢?”高彦军把一个削好的苹果给林凡递过来。

    “一言难尽,不上了,我想经商。”林凡大大咧咧地啃了一口。

    “是啊,凡哥不去上学了,我们在路上说好了,以后一起做买卖。”王坚强接口道。

    “有什么想法吗?如果投资的话,可别忘了小弟。”高彦军瞅了瞅坐在旁边的两位美女。

    他心里想,如果两位美女也参加的话,还真有好多事情可以做的成的。

    左秀丽和关静斐的父亲都在市里工作,虽然两人谁也不透露她们的家庭背景,可隐隐之中,她们的家庭关系可都不可小嘘,高彦军看见过两美女常坐着市里来的高档车。

    “暂时还没有什么具体方案,不过近期不计划有大投资,先从小买卖做起,先练练手,复杂的练过手之后再看情况。”林凡继续啃着苹果。

    “那从那里入手呢?”高彦军接着问道。

    “凡哥说近期农村要在秋季有个植树活动,想在这方面考虑一下。”张伟插口道。

    几个同学围在茶几上,随意地吃着,就连杜毅飞也不失时机地从桌子上拿了一瓶饮料。

    “我们计划好了,先从搞树苗开始,不过有个前提,凡哥是农村的,家庭情况也不好,我们有钱出钱有人出人,先帮他挖第一桶金。任何人不得从中取利。” 关静斐快人快语,一副命令的语气。

    “特别是你,小胖子,你要全力以赴。” 左秀丽很文雅的用指尖指了一下正在喝饮料的杜毅飞。

    “遵命,遵命,大小姐,我一定全力以赴。”杜毅飞从初中一直在追求左秀丽,他点头如捣蒜。他爹是林业局的二把手,是主管农村这块的。

    “那我能帮什么忙?”高彦军这下急了,同学们都来找他,他竟是一个无用的人。他多多少少有点失落。

    “傻子,你负责全面协调。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张伟张牙舞爪,抖了抖骨瘦嶙峋的老拳。

    “是是小人遵命!”高彦军一副猥琐的样子引起了大家的一阵欢笑。

    “有酒吗?”王坚强也戴着一副眼镜,不过他的度数可比高彦军的高多了。

    “瞎子,你就知道喝酒。没有看见有女士吗?再说我可没见过凡哥喝酒。”高彦军家里有酒,是他老爹的。

    “小子,都怪你,要不凡哥还会落了榜!有酒你他妈的也不让凡哥喝点。”杜毅飞骂道。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我不知道,我马上准备,马上准备。”高彦军从沙发上站起来,急匆匆地向厨房走去。他可不相信林凡能喝酒,他觉的林凡变了好多,拿瓶高度的,他倒要看看林凡是怎么喝酒的。

    林凡变了吗?他不觉的,从省城归来他的确是有了新的想法,有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能一直沉睡在过去的梦里,人是要向前进的。现在要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自己不是穷吗,先要改变的是自己穷困潦倒的生活处境。

    毕业后的小范围聚会使人着了迷,两个月的分离和走出校园让她们没有了在校时的拘谨,放纵,放纵,就为了这相聚的时美好时光。即便是上品如茶的女人也有疯狂的时刻。

    左秀丽和关静斐也没有了往rì的拘谨,杜毅飞肥肥的身体此刻变的是如此的灵活。

    “小胖子,别发sāo!”面红耳赤的张伟紧紧盯着频频与左秀丽碰酒的杜毅飞。

    “在美女未嫁你之前,我们都有追求的权利。”王坚强一手拿着厚厚的眼镜,模糊不清地看着前面的红男绿女。

    关静斐靠在林凡身边的沙发上,酒后她的脸上增加了一抹红晕,妩媚的像个成熟的少妇,此刻她的内心荡漾起一种chūn水般的波澜。她清瘦的脸颊,她那细长的脖项,都因酒后而增加了一抹粉红。这还是那个高傲的公主吗?林凡迷离地盯着关静斐。

    高彦军乘着酒意,伸手把放在影视墙下的音响打开。

    劲爆的乐曲剌激着人们疯狂的神经。

    长腿跷臀的左秀丽不由地跟上了旋转的旋律。

    关静斐一把拉起了昏昏yù睡的林凡。

    “哟,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啊!凡哥,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没有发现啊!”张伟满脸羡慕。

    “去,猴子,你管得着吗?早就勾搭上了。”酒后的关静斐变的肆无忌惮。一边把手搭在林凡的肩上。

    “我不会跳舞,静斐,我不会跳舞。”林凡挣扎着。

    “静斐,好好教教凡哥,最好把怎么做男人教给他。”不知谁暧昧地喊。

    “告别处男,告别处男。”几个人起哄道。

    关静斐大胆地抱着林凡宽大的腰肢,林凡僵硬的身体别别扭扭的和关静斐贴在了一起。林凡感觉到自己的某些部们俏俏有了变化。心扑腾扑腾地跳起来。

    “呜、哈,呜、哈”小子们起着哄。

    杜毅飞张着两只胖乎乎的手不时地向左秀丽进攻着,左秀丽像个妖孽,不时地勾引着他,却不停地躲藏着,不时地在张伟和王坚强身旁转来转去。

    一时之间,高彦军家宽大的客厅里,少男少女们高兴地炸了窝。

    清晨的鲜气顺着窗户的缝隙徐徐地涌入了仍有一丝酒气的卧室,林凡从睡梦中醒来,一眼望见了站在窗口的高彦军。

    “小子,独自享受呢?”

    “凡哥,醒了?”高彦军笑迷迷地望着刚刚醒来的林凡。

    “几点了,人呢?”林凡有些迷茫。

    “早走了,你还以为是昨天下午吧?”高彦军笑笑,在他心里林凡是不胜酒力的,他从未见过林凡喝酒。咋天的高度酒几乎把所有的人喝晕了。就连他这个经常喝酒的人也迷乎了。他一早起来还在回想着酒后两位美女酒后的丰姿。

    “凡哥,你真的准备经商了。”他有点半信半疑。

    “是啊,咋天不是说好了吗!下一步我去镇里联系一下。”林凡坚定地说。

    从省里回来这几天,他已经到附近几个县的苗圃跑过了,有了初步的意向,只要杜毅飞的父亲帮下忙,应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老大,只要是有用我之处必定赴汤滔火在所不辞。”高彦军无庸置疑地说。他为这次不能帮上忙而深深不安。

    “还想见两们位美女吗?这两位可是依依不舍啊!”高彦军试探着问。

    “不了,下次吧。”林凡回味着昨rì的风光。

    曲终人散时关静斐使出了吃nǎi的劲也没能拉得动他。

    “是不是想家了?多玩几天吧!我爹娘到别县开会去了。”高彦军不舍地继续问道。

    “不了,我家里还有事,替我和哥几个道个别,过几天我再过来。”

    林凡归心似箭,有几rì没有见到葛红梅了,她肯定也在想他。( 潇洒乡村 http://www.haxwx777.com/3_3791/ 移动版阅读3g.haxwx777.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