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二十二章 我在镇里请您
    时间过的飞快,林凡三兄弟已经在外学习二个多月了,他们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收获,在学习的同时也不同程度获得了友谊。

    在梨花和桃花的帮助下,林凡不但不学会了苗圃冬季的田间管理而且对大棚蔬菜的种植和病虫害防治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现在的情况,虽然还没有能力和jīng力搞大棚的建设,但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时机一旦成熟,说不定就由量变转化为质变那也是说不来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么!

    林凡和老陈一家从初次接触抱有戒心到处成一家人的关系,林凡付出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陈杰和来平这段时间的共同劳作也和林凡关系铁了起来,他们除了佩服林凡勤奋能干外,最佩服的是林凡虚心好学的jīng神,他们俩在苗圃干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林凡发现的问题多,从开始的一窍不通到最后把陈杰他们问的哑口无言,他们都要很佩服林凡的钻研jīng神。吃苦耐劳、勤奋好学、待人忠诚、宽宏大量这些好词都是梨花和桃花送给林凡的赞扬。老陈一家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林凡。林凡也把这里当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快到年关了,苗圃的工作也做到位了,林凡有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回家的心思也多起来,梨花看在眼里老是和林凡说:这里就不是你的家吗?看把你急的,大姑娘等着你呀!林凡笑笑。是啊,有大姑娘在等着,妒忌啊!桃花在场的时候不免又加了句:怎么我姐还不够吸引你的,我姐还配不上你这个打工的小子啊!大家哈哈大笑,比较木纳的陈杰也不住地笑起来。玩笑开多了,谁也不怪谁,觉的这是种习惯,不斗斗口老觉的没有意思,家里人也司空见惯了,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闹闹大家都觉的没有气氛。

    林凡把自己想搞苗圃的想法和老陈也讲了,老陈没有了意见,反而高兴地说,真有了问题让梨花和桃花去帮你,不要顾虑技术上的事,只要你有了条件,放手干就是了,我们就是你坚强的后盾。说到包地的事,老陈还根据自己的经验给林凡出了好多主意。

    年关一天天近了,人们都在做着过年的准备,老陈也是个大方的人,将烟酒给林凡准备好了,还安排梨花和桃花陪林凡到城里去买套衣服,小伙子嘛,人靠衣装马靠鞍装,没有套像样的衣服怎么能行呢!尽管林凡一再推辞,老陈也坚决不答应,没有办法,林凡拿着老陈给准备好的礼品穿着新衣服向家里赶去。相处时间长了,没有感情那是假的,梨花和桃花一直将林凡送出车站,泪水都下来了,一个劲地叮嘱林凡过完chūn节早点回来。林凡答应了,因为还有好多的东西没有学到手,理论和实践毕竟不是一回事,要不怎么一直说理论联系实践呢!

    在这两个月期间内,林杰和林兵也不同程度地回过家里,活干的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两人不再是愣头愣脑的什么也不懂了,对苗圃的工艺虽然没有林凡学的jīng细,但毕竟是实践出真知,讲起如何管理和经营,两小子也头头是道,他们三兄弟各有各的收获。

    对于林凡,哥俩那是由衷的佩服:看人家老大,又是酒又是烟的,除了工资人家还混上了过年的新衣服。林凡也没有让小哥俩失望,不就是新衣服么,直接到城里给搞了两套,小哥俩高兴的什么是的。

    农村人过年,富的富过,穷的穷过,没有什么定数。富裕了每人整套衣服,整口猪,那过个年也能吃得下。穷了,有三斤猪肉,没了新衣服照样也要过。

    家里已经准备停当了,兄弟三人穿着新衣引来了村子里人们的羡慕,林凡没有考虑这些,多准备些酒菜适当时机请一下村里的大小领导。想要包地没有了村级领导的批示那可是万万不能的。小丫的叔叔是村里的会计,想要联系村领导,一个是要找好时机,另外还得有技巧,不然没有人理你,反正是你求人家,又不是人家求你。

    林凡回来的时候葛红梅和小丫又兴冲冲地去接他了,看到三兄弟一身光鲜大包小包的样子她们俩人由衷地高兴,场面也是相当感人,林杰和林兵瞪大了眼睛,心里无限地羡慕,林凡这个老大那可是财sè双收啊!不但赚到了钱,还有两个美女姐姐又搂又抱的。什么时间也有人想着我呀,这俩小子心里暗暗想着,哈啦子都流出来了。

    村里人没有了惊诧,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年轻人么,没有个朋友,哪才是不正常,只不过她们好像力度大了点,可人家乐意,你也只有看的份,说个闲话,人家都不在乎,还说的有什么劲。

    东山沟土地下户时有三片果园,分别承包给了村里的三户人家,这几年果林的收入也不太好,其中两片果林已让人处理了:树林变成耕地。林凡想只要能将其中一块拿下来,他的苗圃就有了根据地。每一块有二十亩大小,有块果林旁边还有一口池塘,虽然是死水,靠老天夏季多雨时补给,可只要处理得当,冬季用水也就有了着落。即便遇到天旱,也可在附近拉或买点水以满足冬天补充冻水的需要。

    有了想法,下一步主要是落实了土地,就能有了干头。动脑筋就在村里的干部身上了。

    微缺的月亮渐渐高了,它发出了强烈的青白的光,照的地上一片明亮,田野里迷漫着淡淡的夜气,从远处望去,像烟似的卷着,没有风,一切都是安静地躺着。东山沟村寂静了,隐约有几声狗吠,支书家离林凡家没有多远,从林凡家可经远远望见支书家窗格子上的灯光。

    林凡沿着曲折的村间小路向支书家走去,他全力地躲避着村里夜行的零星人员。

    支书是个五十左右的中年人,论辈份林凡应该称他叔,因为是领导的缘故,表情一直是比较严肃的,不过在有些场合也开些玩笑。比如说给村民训话的时候,为上了避免场面太过肃穆,一些平时百姓听不到的笑话就从支书的口里冒出来。惹的众人无拘地笑一回。

    林凡提着他早已准备好的黑sè包装袋,袋子里是他准备的二条芙蓉王和两瓶老白汾酒。

    支书家的大门还开着,林凡小心地听了听屋里的对话,没有其他人,只有支书和他老婆在对着话。支书很会训老婆,这在村里大家都知道,大部分时间是在晚上,并且是支书喝了点酒的时候,林凡听得出,现在支书正在进行的就是这件事。

    林凡敲了敲门,支书老婆婆一脸尴尬地打开门,支书收起了他训老婆的嘴脸,满脸疑问地看着林凡:“有事吗?这个时候来干什么?”支书心里想,这小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听说在做买卖,可真有出息,看他拿着个黑袋子,莫非有事求我,给我送礼不成。

    林凡将礼品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支书眼睛瞪的贼圆,小子手笔不小啊!近千元的礼品,赶紧说道:“有事说事,这是干啥,乡里乡亲的,有事我肯定帮忙,别搞。”

    “叔,我学校毕业,以后就是村里的人了,回来后也没有来拜见过您,这不,今rì得空了,希望您多多照应。”林凡敬地说道。

    支书满怀狐疑地笑道:“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拿着礼品半夜三更的见我会没有事?就为了拜见我,不会吧?”

    林凡推托道:“真的没事,这不过年了,来看看你,以后有事也好找您不是!”

    支书仍是不放心:“有屁快放。没屁拿着你的东西滚蛋,糊弄老子,鬼才信你没事。”

    林凡只好实话实说:“叔,我也没个正经事,想年后村里承包块地,就果园那块,你看行不?”

    “那块地,不好说,有人种着呢!你要那块地干啥?”支书卖着关子。寻思怎么也得把这小子干啥给套出来。

    “我想在那里搞个蔬菜大棚,种点菜。”林凡没有说实话,如果说是干苗圃的话,支书可能会狮子大开口,大棚子不好搞,有可能赔钱,支书倒可能让试一下,稳赚不赔的买卖想都别想,支书不把你吃的剩骨头那就不叫笑面虎了。

    “这个我们支村委得研究一下,我作不了主。”支书没有直接答应,其实在这个村子里支村两委都扯蛋,支书就代表这什么狗屁两委。

    “叔,那你研究下,有空了我在镇里请你。”林凡赶紧告辞,这事就看支书的动作了,礼品退还就不好说了,没有退那就成了,多说无益。

    “小子拿着你的东西。”支书假意推托着,动都没动桌子上的礼品。

    “叔,你好好研究下,我在镇里请您。”林凡说着大步跨出门来向外走去。

    种树苗怎么也得等到开chūn以后,时间有的是,只要有了意向,村里研究也就是研究个钱的事,支书把礼收了,他会做出安排的。剩下不好办的事,只要稍事打点,吃吃喝喝的也就办了,林凡边走边起想,支书搞定了,地就有了希望,苗圃就有了希望。

    年味浓了,村里回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在外上学的孩子们也放假了,村间小路上洋溢着孩子们的笑声。

    林杰和林兵打工回来活泼了许多,有事没事的骑着林凡的本田村里村外地跑,不是林凡宠着他们,他们这段学习挺不错,林凡让他们放荡,只当是对他们努力的奖赏。

    葛红梅坐在小丫家的床上喝着温好的茶,小丫坐在沙发上啃着烧好的梨子,林凡正绘声绘sè地给她们讲着夜袭友书家的故事。当讲到支书训话时,葛红梅被林凡添油加醋我讲解逗的实在忍不住了,口中的茶水“叭!”的喷了出来。

    “什么,支书的老婆边给支书洗脚边听支书训话,还学狗叫!”

    “你瞎说,姐夫,你纯粹是瞎说。”小丫也反对道。

    “瞎说怎么办?小丫,瞎说怎么办?”葛红梅边使眼sè边提示着小丫。

    “罚跳舞,罚跳舞。”小丫恍然大悟。

    林凡不得不站起来,开始他那蹩脚的单人舞。( 潇洒乡村 http://www.haxwx777.com/3_3791/ 移动版阅读3g.haxwx777.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