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四十六章 不动则已,一动致命
    林凡开着桑塔纳载着小丫奔驰在通向省城的大路上,坐在后座上的小丫没有了欢声笑语,默默无语地想着心事。林凡已经得到王坚强发来的信息,他的非凡公司受到的是顺达公司无情的报复。

    这次事件的影响很大,很可能还要牵涉到冒险给他工程的张副局长,他一想到这点就觉的他对不起的人太多了,比如李书记。他深刻检讨过了,是他处自己cāo之过急,才给了对手可乘之机,对手很强大,也很残忍,对公司的打击是暴风骤雨式的。

    万幸的是资质终于到手了,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只要他行动够迅速,影响面将缩小在一个小范围内,因此他的车速和他的驾驶技术发挥到了极致。

    杜毅飞心急火燎地在等待着林凡的到来,对于这次rì发生的事情也尽力了,他没有别的想法,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有一分力他就会出一分汗的。对于顺达公司报复的事,待他回去和林凡碰头了再作打算。

    事情不大,但是影响恶劣,关静斐也得到了消息,她是通过她父亲得到这个消息的。李书记及时地向他你父亲汇报了非凡公司的事情,事出无奈,因为这次牵涉到了李书记的老搭档,有可能对他的仕途产生不好的影响。

    关静斐也给林凡发了信息,劝他不要太着急了,公司伊始总要有人对羽翼尚未丰满的小公司进行打压的,商场如战场,这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就在林凡念念不忘对张副局长仕途担心的同时,张副局长正坐在zhèng fǔ办公室秘书处的椅子上,他提着笔正边搔头边写着检查,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慢慢流下来。

    办公室的空气很紧张,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秘书黑着脸坐在他的对面,眼睛紧紧盯着如坐针毡的张副局长。

    按常理这次动静不应当要搞这么大,不就是一次小小的失误吗,有什么在不了的,督查组的口头批评也就足够了,可这事是秦副书记亲自过问的,因此这件事的意义就变的非同寻常了。

    秦副书记是县里的纪委书记,公管着县里的纪律检查和公安部门,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对违纪违规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历来打击力度较大,县委书记都让他三分。秦书记xìng格急燥脾气火暴,动辄大发雷霆,是县里的铁碗人物。在他手下落马的贪官污吏不计其数。

    事实上张副局长一见到秦副书记的秘书胆战心惊了,因为谁都明白见了纪检委一般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张副局长也不例外。

    造成如此大局面的人是谁呢?其实顺达公司这几年突飞猛进的发展一是离不开它本身的辛苦经营,另一个也离不开它在经营过程中形成的层层关系网。

    坐在张副局长身边的这位严肃认真的秘书便是马锦程副总给理的小舅子,马锦程作为顺达公司的副总那是有真金白银的社会关系的,他在市zhèng fǔ里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社会关系,余德龙之所以看中他,把他聘为公司的副总也是做过一番调查研究的。

    “张局长,写完了没有?”秘书黑着脸问道。

    “马上,马上就完。”张副局长脸上瞬间即逝的紧张落在小秘书的眼里,他不禁止暗暗得意:还是对了领导。他对一个县里重大机关的领导发号施令是如此的惊世骇俗,张副局此时如同惊弓之鸟,在他一个小小的秘书面前是如此卑躬屈膝。

    林凡在省城及时地接到了杜毅飞和焦雨燕,四人也顾不得吃饭,小丫在快餐店买了点零食,几个人分别打了打尖,车便行驶在路上了。

    “你们俩的速度还够快的,事办得不错,月底给你们发奖金,焦姐把这件事记好了,除了差旅费之外每人发三千元奖金。”林凡一上车就对焦雨燕说。

    “我可不敢,凡哥,你就饶了我吧,我办事不力,真的怕你不高兴又骂我一通。”杜毅飞马上告饶,他最怕得是林凡追究他办事不力的责任,虽说资质办下来了,可他仍然心有余悸。

    “我历来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你们应该得的,事情不怪你们,怪我太急燥了,

    你们也辛苦了。”林凡说,他对杜毅飞和焦雨燕是非常欣赏的。

    “林总,你不怪办事不力就谢天谢地了,我不要奖金,你的口头奖励就够了。”焦雨燕也客气起来。

    “别叫我林总,我们是共同创业,只是工作分工不同,焦姐,只要你不嫌弃我的公司小,你直呼我小林就行了,这样也亲近些。不过这次奖励你必须落实了,不然就是看不起我。”林凡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公司搞的固若金汤,人员关系必须铁板一块。

    “凡哥,这次我们被顺达公司余德龙这个王八蛋害苦了,我回去以后要好好收拾他,要这王八蛋吃不了兜着走。”杜毅飞一想起顺达公司就怒火万丈。

    “怎么?你想和在学校时一样打打杀杀啊!现在不是那个时候了,要讲究斗智斗勇,上次我打人是迫不得已,以后这样的事少干,这次停工对我们来说才是致命的,这招才叫高。再打他余鹏飞会有这个效果吗?”林凡平静地问道。

    “那你说怎么办?这样便宜了这个王八蛋,我咽不下这口气!”杜毅飞咬牙切齿地说。

    “你应当从顺达公司内部着手,要和他们对付我们一样,不动则已,一动致命。”林凡开导杜毅飞。

    “那是!可人家势力范围也不小啊!在zhèng fǔ机关和各行各业都已有了根基,难度是很大的!”杜毅飞疑虑重重地说。

    “那也要慢慢来,打铁必须本身硬,我们把根基扎牢了,再收拾他也不迟,主要是把顺达的社会关系搞清了才好下手。”林凡平静地给杜毅飞解释着。

    “行,我听你的,在条件有利的情况下,我想办法搞他一下子。”杜毅飞答道。

    顺达公司的副总牛四方此刻正在狂喜之中,这一招隔山打牛他用的非常好,关系虽然是马锦程的,可他小舅子也搞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以前一直是这样搞的,重大事件才需要马锦程出面的。这种小事只需要给他小舅子打个招呼就轻而易举地办成了,不就是在领导面前说句话的事吗!

    牛四方把车停在一个僻静处,他派司机在zhèng fǔ大门左右徘徊着,只要看见张副局长垂头丧气地出来了,事情就办得差不多了。他心里狠狠地骂着张局长:你个老王八,竟敢给这家新开的公司批业务,你他妈长了三只眼呀!不知道自己姓啥的东西,太岁头上敢动土,作死啊你。

    以前碍于顺达公司声势浩大,没有什么公司敢来城里抢工程,在工程上从来就没发生过波折,各单位和顺达公司也建立了各种复杂的关系,工程总是唾手可得,也没有什么人在这方面犯错误,可现在张副局长不幸成为公司竟争的受害者,这是他不谨慎的结果。

    张副局长懊恼着,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老李啊,你这次害我不浅,我的仕途全毁在你手里了。写完了检查的他,在检查结尾匆匆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看了看黑着脸的秘书,站起身来,恭敬地双手递了过去:“马秘,我写完了,希望你能在领导面前多美言几句,兄弟感激不尽。”

    马秘书拿起检查看了看,没有说话,心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态度还不错,可这也救不了你了。等着降级处分或者严重点停职吧,你的前途算是没有了。该挪挪地方让我们这些年轻人上了。

    “嘀,嘀嘀......”信息又发来了,正在开车急行的林凡急忙看了看信息的内容,屏幕上仅仅有三个字:“张危,李。”

    林凡的头一个变两个了,这是李书记惯用发信手法,言简意赅,像发电报一样,别人一看不知是什么意思,可林凡一看,明白了,这是李书记提示张副局长有危险,有什么样的危险呢,难道这件小事还要开除了不成,或者是官位不保。

    位置不保!林凡一下子清醒了,他的事已危及到张副局的位置了,如果是小事李书记也不会发这样类似鸡毛信一样的短信,情况十分危急。

    林凡看着路边的电话厅,一把方向靠了过去,正在迷迷糊糊的杜毅飞惊醒过来,看着箭步如飞的林凡大声问道:“凡哥,发生了什么事?”

    林凡没理他,走到电话厅边伸手抓起电话给关静斐打了过去:“静斐,抓紧去找你爹,张副局长可能要出问题。”

    “是,我马上去!”关静斐飞快地放下电话,她当然明白,可能出问题指的是位置不保,她求她爹办事很少,几乎是没有的,可这件事是事关林凡公司的,如果张副局这次下了台,再也不会有人敢帮他了。她想,必须办下来,无论有多难。

    纪委秦书记已经在看张副局的检查了,根据秘书的探听和收集的资料,张副局长听起来就像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有犯罪嫌疑。可平时没人说过这事啊,对于他是应该停职还是调离,他还没有做出定论,他是个粗中有细的人,不能听信一面之辞,不过暂停工作是可以的。

    正当秦副局犹豫不决之时,电话铃响了,他一看是市委打来的,马上恭敬地接了起来。打电话的是一位市委领导,在电话里这位领导在寻找一位城建局的中层领导,说是此人工作积极,在城建部门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市里的报纸上刊登过他的情况,市里对此很重视,有可能的话,要求县里给市局推荐一下。

    秦书记放下电话,吩咐秘书把张副局请上来,秘书一听请上来,心里不禁打起了小鼓,不是带上来吗?

    张副局战战兢兢地来到了纪委书记面前,低着头,甚至不敢正眼看着高大威武的秦书记,他知道,此刻幸运之神已经离他而去了。

    “张局长,请坐。”秦书记客气的话让张副局摸不着头脑,他惊异地抬起头来,看着威严的纪委书记。

    “请坐,快请坐。”秦书记仍然是客气地和他说着话。

    他心惊胆战地坐在纪委书记对面的椅子上。

    “你的工作还是不错的,你的事迹已经在市里的报纸上刊登出来了,我们为有你这样一位好干部而骄傲。你要再接再厉,努力工作,如果有可能,待司徒局长退下来后,推荐你作为他的下任......”

    后面的话张副局没有听清,巨大的反差使得他本来就高的血压升了下来,他只记得秦书记客气在把他送出了门。( 潇洒乡村 http://www.haxwx777.com/3_3791/ 移动版阅读3g.haxwx777.com )